烧草仙

爱好多且杂 想写啥写啥

李易峰的动物世界,请各位必须去品个十遍八遍的!!!!妈咪看到小猫咪变成大奶喵真的很欣慰TT
讲真 李易峰脸太小惹 大膀子大胸与其一对比我觉得我需要去抢救🚑小峰的台词和演技也有进步 总之这就是个充满惊喜的宝贝 今晚快本冲啊!!!

夏天就要来啦🙆🏻

[盾冬] 献世

为buck疯狂落泪 希望有个好结局😤

枫糖浆:

早上才延迟看了复联3


有剧透,既短又崩,不打tag,随便看看吧。


—————————


   


  


那一瞬间其实是没什么感觉的。


他先是感到自己在慢慢碎裂,毫无预兆的,从指尖开始。他站起来看向离他不远的男人,手里紧握着枪,生怕掉了。


“Steve?”他攥了下手,有些疑惑。


Steve应声回头看他,他们都满身脏污,脸上尽是细碎的小伤口。对方看起来想要说什么,Bucky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发现自己消失了。


准确而言,在旁人眼里他是消失了,如果要他自己形容的话,就是又掉到了一个梦里。


  


  


  


习以为常的事情是没有任何恐惧感的,有种超脱的、悲哀的、麻木的释然。


就像Bucky,他从不害怕死亡,这个对他就像一个漫长的梦境,只是运气好的话会醒过来,运气不好的话就一直这么睡着。


但这次好像不一样,他在消失的一刹那试图挣扎,因为Steve看起来想说什么,他们还没好好道别。


  


  


  


他掉到梦里,周围是在空气中翻滚的麦芽酒香气。有人摇摇晃晃端着酒杯从他身边撞过,溢出的泡沫打湿了他的袖口。


“噢抱歉,但你知道的伙计,和平!”那人睁着醉眼含含糊糊地大声道歉,在钢琴伴奏的休止符时拉长声调,仿若赞美:“和平——!”


撞的那一下还挺厉害的,Bucky差点一个趔趄向后仰倒。但是不疼,很奇怪,又理所当然。梦里当然是不疼的。


昏黄的灯光下藏着无数的醉汉,Bucky穿过人群到达吧台时才认出来,这是40年代的那个酒馆,真正的Bucky所处的世纪。这个时候还没有那么多高科技的武器,军饷都不够。他还记得在战壕里吃的那个罐头。


Bucky穿过挤窄的走廊,在一个角落看到了熟悉的人影,周围没有朋友,甚至没有战友。


他想起来了。这是那场他没打完的战役。看样子是赢了,Steve指挥的,肯定是赢了。Bucky有点后悔没能跟着Steve迎接胜利。


他掉下去了。当时也是没什么感觉的,人只要一到死亡的边缘,就会丧失所有的感官。他视野里最后的画面是Steve向他伸出手,半个身子探出车厢,整个人都快要跟着掉下去了。Bucky当时想说一些没用的废话,比如别再往外探了你会掉下去的,比如……哎算了。夹着雪粒的风锁紧了他的喉咙。


砸到雪层里时,Bucky想,活着总是要比死了难过许多的。


他走向Steve,想把手搭上他的肩说没关系朋友,我没有死,我们许多年后还会见面的。虽然这许多年,好像是真的许多年,但不要在意。


手心还没覆上Steve,他就突然失重一般下坠。


  


  


  


再次睁开眼时,他被水载着浮沉,海的咸腥味包裹着他。


他游到岸上,远处有东西落到海里爆炸的轰鸣,升起滚滚浓烟。他往四周望了望,看到远处躺着一个人。


那是块平整的地方,Steve躺在那里,全身被水浸透了,脸上是青紫和还在冒血的伤口。救他的人似乎没怎么管他,但把旁边的碎石都给清走了。Steve还在呛水,但显然还没有恢复意识。


这是他七十年后和Steve再次相遇的时候。Bucky已经是Winter Soldier了,忘记了一切。Steve的出现对Bucky产生的影响,显然是所有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包括他自己。他还记得当时陷入了混乱,新旧记忆交织,接受过无数次洗脑的神经就像重新接上电源一样,冒出尖锐的火花。这让他头疼。


所以他把Steve从海里救上来,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总会有人来找Steve并给予最好的治疗。他想,一切都不用他担心。


于是他没有留下。


我们还会再见的。Bucky蹲在一旁,帮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会一起到最后。


  


  


  


失重时Bucky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还没想到下一次醒来会是什么地点,就已经看到了熟悉的瓦坎达实验室。


这次他没有做旁观者,而是真的自己躺到了冷冻仓里。这是他们在瓦坎达的那次离别。


Bucky记得清清楚楚,他自己选择了被冻住。Steve是不情愿的,也是极其难过的。但他尊重了自己的决定。


冷气灌输的时候,Bucky没有闭上眼睛。他看到Steve站在外面,距离他不远,瓦坎达的落日从窗户里斜着照进来。Steve背着光,极力压抑着。他往前走了一步,想把手掌覆在仓壁上,却又怕破坏了什么,最后小心翼翼地虚贴着表面。


冷冻使Bucky渐渐丧失了力气和意识,之前是有点疼痛的,可现在没什么感觉,毕竟梦中还是会 给予他一点恩惠。他在余光里,看到了被冷气覆盖的仓壁外模糊的人影。


Bucky本来打算说,别难过伙计,我们还会再见一次。可斟酌了一下再次重逢的结局,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了。神爱世人,要不就不要让我们再见第四次了。


看吧。Bucky想。活着的人永远是最难过的。


   


  


  


Bucky是被爵士乐吵醒的。他发现自己躺在地毯上,面前就是正卖力演出的爵士乐队。他撑着地板爬起来,乐队里一个大胡子成员看到了他,眨了眨眼睛,来了一段流畅的布鲁斯和弦。


这应该是个舞会,他想,只是灯光暗了点儿。


刚刚好像摔倒了哪里,站起来的时候机械臂坠的很重。他难以保持平衡,扶着摆满餐点和酒水的桌子摇摇晃晃的往前走。


远处一位女士看到了,惊呼一声过来扶住他。


“十分感谢,女士。”Bucky点点头,视线对焦到面前人的脸上,讶异地小声喊了句:“Natasha?”


“噢当然是我了,不然还会是谁呢。”Natasha把另一只手端着的酒杯放下,抚了抚自己的金色短发,“Steve在……上帝知道他现在在哪个厅,总之他在找你。快点儿过去吧,小伙子。”她拍拍Bucky的胸膛,“还有半分钟就要关灯了。”


“关灯?”Bucky皱眉,追问:“是什么舞会中场活动吗?”


“你失忆了吗?”Natasha充满质疑地反问,仿佛是听到了多么傻的一个问题似的,“而且,纠正,现代人一般管它叫派对。”


她重新端起酒杯,扎入前方乐团演出中。


还有半分钟关灯,Bucky晃了晃脑袋,机械臂仿佛出了什么故障,一直无法保持平衡,无形中拖延了他行动的速度。


整个场地也不是很大,他转了一下,根本没有Steve的身影。


一路上遇到很多老朋友,Banner头发乱糟糟的,与他击了下掌:“没去找Cap吗?”


“我还没找到他。”


Wanda恰巧经过,疑惑地问:“……Steve?”


“我正在找。”


Sam不知道在讲什么老套的笑话,眼睛瞥到Bucky的身影,特意中断了,问:“伙计,Cap在……”


“我知道。”Bucky不耐烦地拖着机械臂摇摇晃晃地走,“我知道,我还在找。”


半分钟很短,他还没走出几步,全场就陷入黑暗。人群寂静了一秒,紧接着喧闹起来,交谈声和笑声交织着要掀翻屋顶。


Bucky站定了,打量了一下,却什么都看不到。无意间右臂被人握住了,他以为又是来催问他的朋友,还没等对方说话就准备先打断:“别再问了,我还没……”


“嘘。”对方笑了,手滑下去,紧紧握住他的手,力度大到有点疼,Bucky感受到疼的时候愣了一下,这好像是这个梦里唯一一件不合常规的事情了。他心里好像知道对方是谁,身体本能要先于意识做出反应,所以他没有挣脱。他听到对方叹息般地说:“Bucky。”


黑暗并不是纯粹的,他看到模糊的、晃动的人群,舞台上乐器反光,以及面前人的蓝眼睛,和里面嵌着的一点翠绿。


是Steve Rogers,他最清醒的梦境。


他的Steve Rogers握紧了他的手,说:“我抓住你了( I got you )。”


   


   


  


Bucky有时候想,他是生活过一段时间好日子的。比如上世纪的战前以及在瓦坎达休养的时候。如果在布加勒斯特的那几个月也算的话。当时街头水果摊上的草莓很便宜,他有时候会在买完报纸 回去的途中,顺便带一盒草莓。这么算来已经很走运了,他有过三段认真生活的日子。


真的很走运了。


在他脱离了平静生活的几十年里,他与Steve重逢了四次,也曾祈求好运眷顾,然而最后他都没能留下来。


  


   


  


毕竟从来未顺利遇上好景降临,又如何能重拾信心。


   


  


  


  


-FIN


  


  


祈求复联4,怕发生的永远别发生。  


  

记得

*陈伟霆x李易峰

*西施小峰长大也可爱!生日快乐~

————————————

f*ck the rest


下雨啦


————————————

记得有你的每一个下雨天 

多云有雨

如果李易峰是个流浪诗人,陈伟霆是个酒馆驻唱。

 

 

 

 

 

 

 

陈伟霆一天天地唱,唱他不为人知的寂寥。他抽烟抽得过分,嗓子低哑,抽丝剥茧也无法令其干净半分。只是那么混浊的声线,夹杂着似是而非的深情,也足以令酒馆女孩深陷其中。

 

只有陈伟霆自己知道,那歌声里什么都没有,全是故作玄虚。他身无长物,大片大片的虚无包裹他,吞噬他。他是万千生物中找不到未来的可怜虫。

 

 

 

 

 

 

有一天,流浪诗人踏入了这间酒馆,裹挟着南方特有的雨水湿意。南方的雨总是缠绵多情到令人厌烦。

 

李易峰寻了位置坐下,恰好和陈伟霆坐了一桌。

 

陈伟霆问:“喝酒吗?”

 

李易峰点点头:“好。”

 

 

 

 

啤酒瓶碰撞,发出清脆声响。瓶身的水珠争抢着往下坠,结果谁也没落得着好。

 

“你请我喝酒,那我写首诗送给你。”

 

陈伟霆看李易峰苦思冥想的模样,暗笑他有一腔诗意,与不相匹配的烂笔头。

 

李易峰给陈伟霆写理想与爱,写一堆浮华辞藻。

 

陈伟霆自然不信这些,他说:“要是明晚再见到你,还请你喝酒。”

 

李易峰笑起来,陈伟霆发觉他眼睛又大又亮,眼角微微勾起来的时候,里头就盛了一汪水,好像真的能把理想与爱装进去似的。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流浪诗人再没有出现。

 

直到陈伟霆快要将他遗忘,小诗人又来了。

 

 

这个时候已经从夏天过渡到冬天。日子总是不费钱,大手一挥便过了,堪比落花流水。

 

 

这次酒吧驻唱怂恿小诗人抽烟。陈伟霆把香烟叼嘴里,先点燃,再用拇指食指夹住,塞到李易峰口中,一副痞子做派。

 

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擦过柔软唇瓣,李易峰的心陡地蹦了蹦。

 

李易峰太粗心了,他光顾着捂心口,却不小心把烟雾呛入喉咙。那股辛辣味儿,李易峰一抖,那根可怜的香烟便掉在地上。

 

陈伟霆像是觉得眼前这一幕尤为好笑,笑得落泪,“瞧你这点出息。”

 

诗人不乐意了,这回没有给陈伟霆写诗,因为陈伟霆没有请他喝酒,还给了他一根不好抽的烟。

 

他决定要等到明年夏天再来。

 

 

 

 

 

可是到了春天,诗人禁不住心里的惦念,他朝思暮想那一口酒,捱过了一个寒冬,却没勇气面对暖春了。

 

李易峰推开酒馆的门,头顶悬挂着的风铃不分朝暮地响着。

 

这回巧了,驻唱正在干活。

 

台下人群三五一撮,或低声细语或静静聆听。

 

李易峰踮起脚,左窜右窜地挤进人群中,如一条滑溜溜的鱼,一直窜到台下,和驻唱触手可及的距离。

 

李易峰发觉到陈伟霆脸上的胡茬有点性感,也许是似催眠曲的音乐为他加分。

 

他留意到他的眼睛,没有聚焦,怔怔地望向空中某一处。眼球铺了尘,积了灰,让人忍不住想为他吹一吹。

 

李易峰踮脚掂地累了,便把脚放下来,蹬了蹬。

 

不知为何陈伟霆竟能察觉到李易峰的存在,捕捉到他的小动作。倏地,眼里又有了神采,他直直地看进了诗人的眼里,心里。

 

 

 

 

 

这回李易峰很高兴,他喝到了不同颜色的果酒,贪个新鲜也是好的。

 

这回驻唱没有要诗人写在纸上的理想与爱了,他轻轻地俯身,在贴近诗人脸颊的一瞬间,诗人竟紧张地、错误地闭上眼睛,脸皱成一团,巴掌大。

 

驻唱如愿以偿地吻到了诗人的眼帘,一触即离,他终于捞到了他的理想与爱。那一汪水被引到了他的眼里来,洗净灰尘。

 

就这么眨眼闭眼间,一场相遇结束了,一段爱情开始了。


李老师课堂开课啦

课题:如何既不刻意又不做作地cue到你想要cue的那个人

主讲:李易峰

李:同学们,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讲师李易峰。

同学们:(热烈欢迎!)

李:在一个公众场合中,大家有没有经历过你很想提某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无论对这个人是讨厌或是喜欢,还是有种种复杂的情感。

同学们:有有有!

李:然后大家会因为觉得贸然提某个人而感到尴尬,最后放弃这么做。多可惜啊!

同学们:还请李老师多多教导!

李:诀窍一:当你提这个人的时候,不能把他放在第一位,这样太显突兀,可能也会使你心虚;中间也不行,这样比较容易使人忽略,也就失去了你提他的意义;所以,最好应该把这个人放在最后一位来提,这样提完就过去,不会使自己感到尴尬,也能给大家留下一个比较深的印象。

同学们:噢~~~(恍然大悟状)

李:诀窍二:在你提这个人之前,要假装思考的模样,即使你在一开头就想到这个人。这样会令大家认为,你是想不到其他人才拉他来充数的,也就不会引人生疑。

同学们:原来是酱紫!

同学A:老师老师!我有个问题想要提问!

李:请提。

同学A:您方才的那两种诀窍都只适用于对方有提问相关问题,即有创造机会。那要是对方没有提问,而我又想提呢?

李:(沉思)实不相瞒,这种情况我也经历过,而且也实践过。这种叫“强行尬提”,需要本人有十分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你需要顺应对方思路的同时见缝插针,举一些具体事例,例如,xxx也做过xx的事,我们应该xxx……为了不让观众愕然和提问者无语,你还得自己圆场。也就是借机升华一下主题,给彼此一个台阶。

同学A:喔!看来这需要很强的能力才能做到。

李:那是。不过呢,这还是得多加练习。多cue几次对方应该就可以解决自己脸皮问题,其实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那说什么都没关系的!

李:那这节课就先上到这里。

同学们:谢谢老师的教诲!





莫名被cue数次的陈伟霆在角落:学到了学到了,下回试试。(我有一首万能的两人行做铺垫,你没有,哈哈。)


还是起个标题吧

*陈伟霆x李易峰

*上篇春晚后续 当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

点击看ji情视频 想要更多加我微信 微信号:

痴情种

*陈伟霆x李易峰

———————————
最近陈伟霆和李易峰如胶似漆。

人们并没有对此感到奇怪,毕竟两个随和、人缘好的人相互成为好朋友,再正常不过了。








而内幕是,极为难得的,陈伟霆和李易峰共度情人节,因此感情得以急速升温。

当时,两人正在隐秘的小房间里谈论如何过好这一天,而到了最后显然毫无结果,两人竟开始上网搜索世界旅游胜地,依旧是陈伟霆拿着手机,李易峰蹭在他旁边看。

房间落了锁,两人也毫不避忌。

很快,李易峰就被陈伟霆左手手指上闪闪发光的一系列物事吸引住。

李易峰:“可以借我看看嘛?”

陈伟霆不满:“说好一起看手机的!”

“就给我看一下,你有没有这么小气!”

“亲我一下就摘给你。”陈伟霆不要脸地说。

既是独处,李易峰又怎会拘束于这些,他立即飞快地凑到他唇边“啾”了一下,便下手去扒拉他的戒指。

“给你给你给你。”陈伟霆停顿了一会儿,先选了颗小的,摘下。

李易峰得偿所愿,自是欢喜。正当他琢磨够准备归还时,手腕却被人扣住,下一秒左手中指就传来一阵凉丝丝的触感。

“套住你了。”

李易峰本就是微微低头的姿势,如此一来似再抬不起头。半晌,他露出严肃的表情,问:“你认真的?”

“当然。”

顿时李易峰脑里闪过一个回答“我回家问问爸妈”,下一秒他疯狂嘲笑自己过了而立之年居然还想着回家找妈妈!丢不丢脸!

紧接着,一股冲动令他喉咙里盘旋已久的话涌出:“好吧。那我、我也是认真的。”

“不、不还了啊。”

陈伟霆想,他紧张时会结巴的毛病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等他们出去时,大伦看到李易峰手上不同,拍了拍陈伟霆的肩:“恭喜痴情一号先生。”

不一会儿,兄弟助攻团就以赶着上来抢钱的姿态来为李易峰科普。

例如去年就打算干这事但因为怂而打退堂鼓。








多情容易痴情难。

夏天,是一切故事的开始。

陈伟霆每每回想起那个夏天,除去粉丝嘶声呐喊的喧嚣,发现大多都记不得了,只余遮挡阳光的幕布。幕布后只有一位男孩——陈伟霆更愿意称他为男孩。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即使是那位男孩,他也没告诉。

三十九度的风容易令人迷失,陈伟霆的的确确沦陷了,而当时他已经28岁了。

他想,他或许可以把这份情意坚持到30岁。







陈伟霆对于排位很不满,邻桌,只能近观却不能伸手碰,什么玩意儿?!

陈伟霆再次验证了有时想要成功必须发挥主观能动性的道理。他向李易峰邀功,李易峰心情好,又亲了他一下。

两人在休息室里磨叽半天,才依依不舍地从里头出来,步入会场。

一出去李易峰就切换成了屏蔽陈伟霆模式,令陈伟霆很是不满。

两人方落座,容祖儿便坐在陈伟霆旁边同他攀谈起来。陈伟霆对她是充满敬意的,因此也不敢懈怠,只好用余光频频瞟向李易峰。

发现他一直在转戒指。

陈伟霆又开心起来。










李易峰要去后台准备了。

观众席上人山人海,出去了便再难回来。李易峰走到陈伟霆面前时,陈伟霆飞快地勾了勾他的小指。

“加油。”做了个口型。

听到主持人报幕时,陈伟霆居然紧张起来,但很快就被接下来李易峰登场这一幕所击碎。

这视觉冲击实在不小。

陈伟霆都想站起来大叫一声:“台上这个红衣服的男人是我老婆!”

李易峰是单纯的漂亮——十分纯净的,非女子所谓“漂亮”,他一点不女气。他眉眼不算惊艳,可暗含傲气,以及恰到好处的自信。眼眸里裹着情意,一颦一笑皆是温柔,他的温柔非温顺,而是一种能够惊天动地的温柔。

以致于这么件普通的红外套,也能够穿出花来。



李易峰刚走下舞台,还在亢奋不已时,微信就被陈伟霆滴滴了。

“真好看。”

陈伟霆都打字了,那看来是真的好看。

李易峰面上一派平静,右手却控制不住去转了转戒指。





陈伟霆以前曾不止一次跟李易峰提起:如果我认识你在18岁就好了,现在都28了,浪费了多少时间。
 
18岁的陈伟霆有一腔旁人难以理解的孤勇。如果是那时,他会带心爱的人在天色微明时偷偷溜出家门奔至太平山顶看日出,会顶着滂沱大雨同他十指相扣说,我们私奔吧。
 
虽然愚蠢得可笑,但起码勇气可嘉。不至于现在,做什么都束手束脚。
 
李易峰对此则表示反对,少年人的爱当不得真,只是你追我赶的游戏罢了。我还是比较喜欢现在的你。

例如套在我手中的戒指。18岁的你会这样做吗?

显然不会吧。

身份不对没关系,重要的是时间正确、主角登对。






陈伟霆结束工作时已近凌晨。李易峰归家心切,挺早就回家去了。

陈伟霆本想找个酒店随便睡上几个小时就回香港,李易峰却给他发消息。

“今晚在哪儿休息?”

“......”

“我在家等你,爱来不来,磨叽鬼。”

陈伟霆突然很想抱住他。

当然,在门铃响起、门应声而开的那一刹那,他也这么做了。

那一刻,陈伟霆又觉得,他可以喜欢李易峰直到四十岁。












陈伟霆想,用这世间一切美好词汇来形容李易峰也不为过,例如能将人唤醒的阳光、微融的初雪,又或是柔情蜜意的春风。这其中也许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成分在作祟,但陈伟霆想,李易峰于他而言,的的确确有如那颗微小的北极星,总能在黑夜里顽强地替他占据那么一小片光亮,令他不再迷失。
 
很多时候拯救一个人只需要付出一点点温柔就够了,因此陈伟霆愿意为此始终追逐他。无论是一分一秒,还是一生一世。
 




 —————————————

也许等我到五十、六十岁时,爱你已经成了一种习惯。陈伟霆这么想。

新年快乐

昨晚我还在绞尽脑汁挤新年贺文 甚至和朋友破口大骂bks至凌晨!!让我失去了甜蜜的源泉!
然鹅今晚就发糖啦!
所以悲剧的是,我那写的不知是什么jb玩意的贺文也要推翻重来一遍!不能准时发了!会补上的!
祝大家狗年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旺旺

我怀疑求婚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