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草仙

愿相爱的人永远相爱

【知乎体】遇到给给的教官是什么感受?

*陈伟霆x李易峰

——————————————————
匿名用户

谢邀。

我是一名大二老油条。前几日看着新生结束为期十四天的军训,不由想起去年这时的我。我想在此分享一下我的教官和连长的故事。

因不便透露个人信息,我用E指代我的教官,W指代连长。

我对E的第一印象是他的眼睛很大很漂亮,里头蕴着一股化不开的黑,似能藏下整个宇宙。因为眼睛大,所以显着脸小。虽然E也有着教官必须有的特点——肤色偏黑,但我能从他袖子间偶尔露出来的白肉看出,在没服役前,应该是一个白嫩的少年。E很爱笑,他的眼尾微微下挑,因而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道弧,与一只餍足的猫咪无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用这种动物来形容一位教官,就是一种不用思考便跳出来的结果。因为E真的对我们很温柔。

如果说E是温柔型,那么W就是冷峻型。他符合传说中对恶魔教官的所有形容——要求严格,不苟言笑。即使如此,他还是吸引了许多学生的目光——腿的长度快赶上我的身高。W的身材比例十分完美,让男同胞纷纷发出嫉妒的声音,也许是他比较骚包。所有教官都穿军用布鞋,只有他穿着走起正步哒哒响的军靴,我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不统一着装的情况出现。他肤色比E更深些,五官也更深刻些,棱角分明,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过于凌厉了。












W带的班很惨,每日都要被拉到太阳底下曝晒,晒咸鱼晒五花肉晒竹竿。我们则名副其实是温室里的花朵,永远都占着那片不大不小的阴凉地,软绵绵地学习踏步齐步正步。E对我们这种不思进取也无可奈何,他总是骂不出口,甚至对我们宠溺得过分。只要营长没来检查我们这边,我们总是这片阴凉圣地的王。其他班,没份。

即使如此,E的嗓子也早早地喊哑了。也就在那时,我意识到W和E的关系也许是非同寻常地好。

提前说明:E虽然和我们班相处融洽,有说有笑,看起来还蛮开朗的,但和其他教官的交流却极少。休息时总有三俩教官勾肩搭背走出营地聚众吸烟或去上厕所,可我看到E永远都是坐在我们班面前,看着我们打闹,即使出去也是独自一人,不会去刻意挤进教官群中,而平时见到也仅一个微笑示意。

一开始我是认为也许E有点孤僻?可不应该啊,他这么帅。

E的嗓子哑了没多久,我们那块圣地就给自动让出一半,W带着他的班大摇大摆地来了。

接下来的操作却更骚:我们两个班给合并了。W带整个大班,E则在一旁带两个班挑出来的四个标兵。

当时分配任务的时候还有如下对话:

W站在我们庞大的队伍前叹气:“唉。这是要累死我。”

E:“我嗓子哑了。哼哼。”最后那俩字是我仔细想了想补充上去的,也许不属实。但当时E的确是发出了一些可爱的声音。













这种状态持续了三两天,过程中我增进了对W的理解。例如他踢正步时上身总是挺得笔直;例如他在部队里是在标兵位置的;例如他也是会笑的,而且笑起来有点憨,跟他平日凌厉形象完全相反;例如他休息时三句话两句不离E。

就连喝瓶水都要问E:“你喝么?”

当然,得到了E一次又一次的回绝。然而如果不是为了单纯关心对方渴不渴,而是想和对方喝同一瓶水,是有千万种办法做到的。

W拿起E身边的矿泉水,问:“你的水?”

E正盘腿坐着,拔地上的草玩。他只点点头。

“只有你喝过对吧?那我喝了?”说着W还对着瓶口闻了闻。

我目瞪口呆。围观的同学们又:“哦~~~!!”

W理直气壮地说:“哦什么哦,怎么,你们还没吃过别人的口水么!”

E显然也被这种操作给膈应到,弹起来一脚踹W的屁股,“有完没完,喝完快滚!”W也丝毫没在意,拍拍屁股,笑嘻嘻地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E对人凶。虽然是奶凶奶凶。自此以后E的所有粗口都贡献给了W。













大家都被他俩之间互帮互助的不知道什么情打动,于是在某天夜晚,我们好不容易求得W答应唱歌,W问:“唱什么?”

有位勇士大喊:“因为爱情!和E教官合唱!”

顿时班里就各种大叫,热情鼓掌。

E听了之后似做了什么亏心事,猛地低头,并再也不肯抬头,装作没听见。但我能看见他勾起的嘴角,他在笑。

W则是坦然地站着,转了几步,思考了好一阵,才说:“唱就唱吧!不过我知道你们E教官的,他受不了。”

全场静止,而后爆发出一阵哄闹声。‘受不了’是什么糟糕的话?

W的歌声一如想象中那般,低沉却富有磁性,扣人心弦。就算无情也被他唱出三分柔情蜜意来。他唱这歌时一直面对着E,E则一直坐着低头不看他。

要是两人坦荡对视我也许不会想这么多,因为如此反倒是为了迎合我们的心意而做出来的。可E这种反应未免也过于害羞了,好像他俩之间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







自此之后我对他俩之间的关系愈发关注。一次休息时,我鼓起勇气跟E聊天。我了解到,E今年才22岁,没有女朋友,服兵役堪堪两年。读了两年大学中途跑出来进的部队。我们是他带的第一届学生。我拐弯抹角地问,你和W很熟么?是一个宿舍的吗?E说,不是啊。他是连长,自己一个宿舍。我每天都要去叫他起床。

这时,W又晃晃悠悠地走过来,我马上闭嘴。W边走边打哈欠,并朝E抱怨,好困啊。

E转头仰视他,你还好意思说,今天早上叫都叫不醒,天天就知道说困。

W又笑了,在E旁边盘腿坐下,开始跟他咬耳朵。

后来,我也已经对喝同一瓶水、咬耳朵等行为见怪不怪了。








沿海地区总是多台风,而恰好在军训期间来了个超强台风,并为我们带来两天假期。

假期里伴随着内务检查。

教官们步入女生宿舍,就跟明星似的,女生拿着手机在走廊东奔西窜,只为拍自己心水的教官一张高清正面照。

W和E的人气在整个营中的人气是相当高的。W在三楼检查,E在二楼。E虽对同龄人冷,但对我们是相当亲切的。有许多女生拿出手机打开相机,贴得很近。只听楼上传来一声:“喂!别贴脸!过分了啊!”我们回头,W正在斜对面的楼上朝我们大喊。

E轻笑了声,“不用管他。不过你们不能把照片放上网哦。”






台风假之后,还有几日便结营了。不知为何,放了两天假回来我觉得W和E又亲近许多。尤其是E,比起之前的含蓄内敛,现在居然热情了些。以前是好友,两日时间变成形影不离的状态了。

因快到正式阅兵了,训练也加紧了许多。我们班的口号和番号总是过于小声,于是W对E提议:“再喊不出来,拉过去对着那座小土坡喊,直到出来为止。”

W的提议在E这里就变成必须去做的了。于是顶着烈日,我们在营地的最角落,对着那土坡一遍又一遍地喊口号,特傻。

我们班的人实在不积极,即使这样声音也不大。中途休息时,E对我们说:“朝着你们W教官那边喊‘一连长’,他什么时候听到回应你们了,咱们就什么时候回去。”

于是我们喊了一遍又一遍的“一连长”,也不知道W是真没听到还是装没听到,反正就不搭理。在我们附近的几个班都跟看傻子一样看着我们。

我无奈,谁叫我们掺和到人家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中去呢,就当个传话的呗。

当然,后来E还是禁不住我们恳求,把我们带了回去。

中午收操之后,W被他们班班助留下来拍合照。E把我们放走之后便在一边等,这里站着等一下,那边坐着等一下。据说E等了很久,等到后来每隔几秒就看W拍完没有。我同学戏称E回望成一尊望夫石啦。








结营前两晚,都被拿来做晚会,就是教官唱唱歌发发言,所谓催泪时刻。而我们两个班凑一块,W和E并没有对着我们说分别的话。我们总是念念不忘他俩合唱一曲因为爱情。E对W说,你看看他们,成天脑子里都装着什么,真不文明。还不管管。而我看W想说没错啊,但他最后还是解释说,他和E之间那叫战友情,我们不懂。

之后任我们点歌。有位男生自告奋勇去唱情歌王,并让W一起唱。W说:“不可以。”

“为什么?W说:“情歌王要和心爱的人合唱。我的真爱是E教官啊。”

当时的尖叫声几乎把田径场给掀了。

不知这话真假各几分,我却觉得W像是喝醉了。话可以胡诌,眼神却骗不了人。那晚W的视线就没有从E身上挪开过。后来成了W和E轮流唱情歌王,一小段一小段地唱。

唱完之后W又自点歌,喜欢你。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W会说粤语,而且这么标准。他十分干脆地在W面前蹲下,望着他的眼睛:“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那瞬间仿佛时间静止了,我相信他们之间是有着深厚情谊的,无论是哪种性质。

这首歌唱完,E倒在地上,把军帽往脸上一扣,装死。我们又“哦~”,他又跳起来用帽子打W,最后手脚并用把W收拾了一顿。

我们问W,你为什么不反抗?W说,我都习惯啦,他天天这么打我。







正式阅兵那天,我们见E的最后一面。人家的告别都是充满伤感,我们则在说“回去之后好好跟W玩哦!”“要W好好照顾你,不要被他欺负!”“你们要好好的,永远战友情!”

对此E没有作出明确回应,但他始终笑着。







军训结束后,我们班建了个微信群,刚结束那会群里还比较热情,E回了部队手机也好像不怎么给用,但还是偶尔出来和我们聊上两句。过了一周之后群就逐渐冷清下来。

直到前段时间新生军训又陆续开始,E才在群里发了条信息:“我又来带军训啦。”群里一下又闹腾起来。

可惜的是他不再来我们学校带。

紧接着E发来一张图片。不远处,坐在一片落日余晖里的W的背影。

整栋女生宿舍楼霎时发出一阵阵尖叫,我在阳台正收着衣服,吓得衣杆掉下楼。



后来我想,他俩最吸引我的大概就是为彼此留了一片私密特殊空间。你占据我的温柔领地,我替你分担难言晦涩。

无论是什么情都好,他们之间的相处能让人看见世间美好。

——————————————————————

hello,有人吗,歪,有人理我吗,hi,寂寞的小烧在线陪聊o

好冷啊!

为了纪念最后一次军训瞎抠出来的一篇 不感兴趣跳过即可

青原

*陈伟霆x李易峰
#一个小复健

——————————————

李易峰偶尔会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

他在梦里走过一生,每当经历大悲大喜时,他总会半醒过来,一边做着梦,一边听着凌晨时分马路上响起的马达声,轰隆隆的,让人在梦醒边缘来回挣扎。

李易峰失落地想,没有梦到他。

他闭上眼,努力着进入下一个梦。


工作像是把他们束缚在柱子上的那颗钉子,拔不得。动辄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既然无法相见,那么能入梦也好。

但李易峰已经很久没梦到陈伟霆了。他觉得姓陈的隐没在他的影子里了。

既融于骨血,又难以触及。

友人说,他们相爱是水到渠成的浪漫。就像人总怕死一样,陈伟霆爱李易峰也属于一种本能。而李易峰爱慕陈伟霆,更像是后天习得的。李易峰将其不断练习,并攒取经验升级技能,涓涓流水终汇成浩瀚大海。

没有人能理解李易峰对陈伟霆的感情,那大概是极其复杂的。对他人格魅力的爱慕、对他懂得多样技艺的崇拜、甚至还有对他偶尔流露出来的孩子气的宽容和宠溺。

李易峰总是对人全身心戒备,金牛男的确是很吝啬的,物质与精神兼是。即使他肯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你,你也不能说他全然爱你。

可李易峰对着陈伟霆,总是不自觉地依赖了。这一点从不需要学习,倒像是特定的人开启的异能。

作为明星,想要简单很难。而李易峰曾和陈伟霆在角落里稀里哗啦地吃着泡面,吃完后惬意地打上一个不轻不重的嗝。然后呆呆地看着月亮,听着树林里的虫鸣,进行一场没有深度的对话。凌晨时分乘月而归,大马路上两人就这么并肩走着,没有见不得人的暧昧,坦坦荡荡的。

到后来李易峰几乎每顿都面对着美酒佳肴,饭桌上的男人女人都打扮精致,一丝不苟地吃着,再拿些生意场上的事谈上个通宵。李易峰懂得,原来简单的快乐也是限时售卖的。

前两年的日本行,这种快乐回溯了。李易峰想他迷恋这个男人不是没有原因的,也许他部分快乐被没收在了陈伟霆这里。李易峰想,自己一辈子的旖旎情思都只能给到陈伟霆。

李易峰一直在变,他变得成熟老练,甚至城府颇深。这是必然的,人总不可能永远天真烂漫。

但在陈伟霆面前的李易峰,永远都是二十六岁的那个毛头小子。那时的他们也许尚未谈爱,但必然是最真诚的。

李易峰每次踏上日本这方寸之地,小心思都会多起来。他与陈伟霆共同走过的街道,踏入过的店铺,全都又活了过来。他们俩的身影,在李易峰眼前忽隐忽现。可又何必那么清晰?仅仅是一个轮廓,便能勾出那个情景,历历在目。

李易峰眼眶微热,最后都化作无言。

“no words gn”

…………

叮咚。微信信息提醒。

“gn”

“夢裏有我[咧嘴]”




数字太太的文字总是一击毙命,深夜看到这句“前方就是光明,他们的爱情高于一切”,我流泪不止。

李易峰的动物世界,请各位必须去品个十遍八遍的!!!!妈咪看到小猫咪变成大奶喵真的很欣慰TT
讲真 李易峰脸太小惹 大膀子大胸与其一对比我觉得我需要去抢救🚑小峰的台词和演技也有进步 总之这就是个充满惊喜的宝贝 今晚快本冲啊!!!

夏天就要来啦🙆🏻

记得

*陈伟霆x李易峰

*西施小峰长大也可爱!生日快乐~

————————————

f*ck the rest


下雨啦


————————————

记得有你的每一个下雨天 

多云有雨

如果李易峰是个流浪诗人,陈伟霆是个酒馆驻唱。

 

 

 

 

 

 

 

陈伟霆一天天地唱,唱他不为人知的寂寥。他抽烟抽得过分,嗓子低哑,抽丝剥茧也无法令其干净半分。只是那么混浊的声线,夹杂着似是而非的深情,也足以令酒馆女孩深陷其中。

 

只有陈伟霆自己知道,那歌声里什么都没有,全是故作玄虚。他身无长物,大片大片的虚无包裹他,吞噬他。他是万千生物中找不到未来的可怜虫。

 

 

 

 

 

 

有一天,流浪诗人踏入了这间酒馆,裹挟着南方特有的雨水湿意。南方的雨总是缠绵多情到令人厌烦。

 

李易峰寻了位置坐下,恰好和陈伟霆坐了一桌。

 

陈伟霆问:“喝酒吗?”

 

李易峰点点头:“好。”

 

 

 

 

啤酒瓶碰撞,发出清脆声响。瓶身的水珠争抢着往下坠,结果谁也没落得着好。

 

“你请我喝酒,那我写首诗送给你。”

 

陈伟霆看李易峰苦思冥想的模样,暗笑他有一腔诗意,与不相匹配的烂笔头。

 

李易峰给陈伟霆写理想与爱,写一堆浮华辞藻。

 

陈伟霆自然不信这些,他说:“要是明晚再见到你,还请你喝酒。”

 

李易峰笑起来,陈伟霆发觉他眼睛又大又亮,眼角微微勾起来的时候,里头就盛了一汪水,好像真的能把理想与爱装进去似的。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流浪诗人再没有出现。

 

直到陈伟霆快要将他遗忘,小诗人又来了。

 

 

这个时候已经从夏天过渡到冬天。日子总是不费钱,大手一挥便过了,堪比落花流水。

 

 

这次酒吧驻唱怂恿小诗人抽烟。陈伟霆把香烟叼嘴里,先点燃,再用拇指食指夹住,塞到李易峰口中,一副痞子做派。

 

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擦过柔软唇瓣,李易峰的心陡地蹦了蹦。

 

李易峰太粗心了,他光顾着捂心口,却不小心把烟雾呛入喉咙。那股辛辣味儿,李易峰一抖,那根可怜的香烟便掉在地上。

 

陈伟霆像是觉得眼前这一幕尤为好笑,笑得落泪,“瞧你这点出息。”

 

诗人不乐意了,这回没有给陈伟霆写诗,因为陈伟霆没有请他喝酒,还给了他一根不好抽的烟。

 

他决定要等到明年夏天再来。

 

 

 

 

 

可是到了春天,诗人禁不住心里的惦念,他朝思暮想那一口酒,捱过了一个寒冬,却没勇气面对暖春了。

 

李易峰推开酒馆的门,头顶悬挂着的风铃不分朝暮地响着。

 

这回巧了,驻唱正在干活。

 

台下人群三五一撮,或低声细语或静静聆听。

 

李易峰踮起脚,左窜右窜地挤进人群中,如一条滑溜溜的鱼,一直窜到台下,和驻唱触手可及的距离。

 

李易峰发觉到陈伟霆脸上的胡茬有点性感,也许是似催眠曲的音乐为他加分。

 

他留意到他的眼睛,没有聚焦,怔怔地望向空中某一处。眼球铺了尘,积了灰,让人忍不住想为他吹一吹。

 

李易峰踮脚掂地累了,便把脚放下来,蹬了蹬。

 

不知为何陈伟霆竟能察觉到李易峰的存在,捕捉到他的小动作。倏地,眼里又有了神采,他直直地看进了诗人的眼里,心里。

 

 

 

 

 

这回李易峰很高兴,他喝到了不同颜色的果酒,贪个新鲜也是好的。

 

这回驻唱没有要诗人写在纸上的理想与爱了,他轻轻地俯身,在贴近诗人脸颊的一瞬间,诗人竟紧张地、错误地闭上眼睛,脸皱成一团,巴掌大。

 

驻唱如愿以偿地吻到了诗人的眼帘,一触即离,他终于捞到了他的理想与爱。那一汪水被引到了他的眼里来,洗净灰尘。

 

就这么眨眼闭眼间,一场相遇结束了,一段爱情开始了。


李老师课堂开课啦

课题:如何既不刻意又不做作地cue到你想要cue的那个人

主讲:李易峰

李:同学们,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讲师李易峰。

同学们:(热烈欢迎!)

李:在一个公众场合中,大家有没有经历过你很想提某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无论对这个人是讨厌或是喜欢,还是有种种复杂的情感。

同学们:有有有!

李:然后大家会因为觉得贸然提某个人而感到尴尬,最后放弃这么做。多可惜啊!

同学们:还请李老师多多教导!

李:诀窍一:当你提这个人的时候,不能把他放在第一位,这样太显突兀,可能也会使你心虚;中间也不行,这样比较容易使人忽略,也就失去了你提他的意义;所以,最好应该把这个人放在最后一位来提,这样提完就过去,不会使自己感到尴尬,也能给大家留下一个比较深的印象。

同学们:噢~~~(恍然大悟状)

李:诀窍二:在你提这个人之前,要假装思考的模样,即使你在一开头就想到这个人。这样会令大家认为,你是想不到其他人才拉他来充数的,也就不会引人生疑。

同学们:原来是酱紫!

同学A:老师老师!我有个问题想要提问!

李:请提。

同学A:您方才的那两种诀窍都只适用于对方有提问相关问题,即有创造机会。那要是对方没有提问,而我又想提呢?

李:(沉思)实不相瞒,这种情况我也经历过,而且也实践过。这种叫“强行尬提”,需要本人有十分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你需要顺应对方思路的同时见缝插针,举一些具体事例,例如,xxx也做过xx的事,我们应该xxx……为了不让观众愕然和提问者无语,你还得自己圆场。也就是借机升华一下主题,给彼此一个台阶。

同学A:喔!看来这需要很强的能力才能做到。

李:那是。不过呢,这还是得多加练习。多cue几次对方应该就可以解决自己脸皮问题,其实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那说什么都没关系的!

李:那这节课就先上到这里。

同学们:谢谢老师的教诲!





莫名被cue数次的陈伟霆在角落:学到了学到了,下回试试。(我有一首万能的两人行做铺垫,你没有,哈哈。)


还是起个标题吧

*陈伟霆x李易峰

*上篇春晚后续 当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

点击看ji情视频 想要更多加我微信 微信号:

痴情种

*陈伟霆x李易峰

———————————
最近陈伟霆和李易峰如胶似漆。

人们并没有对此感到奇怪,毕竟两个随和、人缘好的人相互成为好朋友,再正常不过了。








而内幕是,极为难得的,陈伟霆和李易峰共度情人节,因此感情得以急速升温。

当时,两人正在隐秘的小房间里谈论如何过好这一天,而到了最后显然毫无结果,两人竟开始上网搜索世界旅游胜地,依旧是陈伟霆拿着手机,李易峰蹭在他旁边看。

房间落了锁,两人也毫不避忌。

很快,李易峰就被陈伟霆左手手指上闪闪发光的一系列物事吸引住。

李易峰:“可以借我看看嘛?”

陈伟霆不满:“说好一起看手机的!”

“就给我看一下,你有没有这么小气!”

“亲我一下就摘给你。”陈伟霆不要脸地说。

既是独处,李易峰又怎会拘束于这些,他立即飞快地凑到他唇边“啾”了一下,便下手去扒拉他的戒指。

“给你给你给你。”陈伟霆停顿了一会儿,先选了颗小的,摘下。

李易峰得偿所愿,自是欢喜。正当他琢磨够准备归还时,手腕却被人扣住,下一秒左手中指就传来一阵凉丝丝的触感。

“套住你了。”

李易峰本就是微微低头的姿势,如此一来似再抬不起头。半晌,他露出严肃的表情,问:“你认真的?”

“当然。”

顿时李易峰脑里闪过一个回答“我回家问问爸妈”,下一秒他疯狂嘲笑自己过了而立之年居然还想着回家找妈妈!丢不丢脸!

紧接着,一股冲动令他喉咙里盘旋已久的话涌出:“好吧。那我、我也是认真的。”

“不、不还了啊。”

陈伟霆想,他紧张时会结巴的毛病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等他们出去时,大伦看到李易峰手上不同,拍了拍陈伟霆的肩:“恭喜痴情一号先生。”

不一会儿,兄弟助攻团就以赶着上来抢钱的姿态来为李易峰科普。

例如去年就打算干这事但因为怂而打退堂鼓。








多情容易痴情难。

夏天,是一切故事的开始。

陈伟霆每每回想起那个夏天,除去粉丝嘶声呐喊的喧嚣,发现大多都记不得了,只余遮挡阳光的幕布。幕布后只有一位男孩——陈伟霆更愿意称他为男孩。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即使是那位男孩,他也没告诉。

三十九度的风容易令人迷失,陈伟霆的的确确沦陷了,而当时他已经28岁了。

他想,他或许可以把这份情意坚持到30岁。







陈伟霆对于排位很不满,邻桌,只能近观却不能伸手碰,什么玩意儿?!

陈伟霆再次验证了有时想要成功必须发挥主观能动性的道理。他向李易峰邀功,李易峰心情好,又亲了他一下。

两人在休息室里磨叽半天,才依依不舍地从里头出来,步入会场。

一出去李易峰就切换成了屏蔽陈伟霆模式,令陈伟霆很是不满。

两人方落座,容祖儿便坐在陈伟霆旁边同他攀谈起来。陈伟霆对她是充满敬意的,因此也不敢懈怠,只好用余光频频瞟向李易峰。

发现他一直在转戒指。

陈伟霆又开心起来。










李易峰要去后台准备了。

观众席上人山人海,出去了便再难回来。李易峰走到陈伟霆面前时,陈伟霆飞快地勾了勾他的小指。

“加油。”做了个口型。

听到主持人报幕时,陈伟霆居然紧张起来,但很快就被接下来李易峰登场这一幕所击碎。

这视觉冲击实在不小。

陈伟霆都想站起来大叫一声:“台上这个红衣服的男人是我老婆!”

李易峰是单纯的漂亮——十分纯净的,非女子所谓“漂亮”,他一点不女气。他眉眼不算惊艳,可暗含傲气,以及恰到好处的自信。眼眸里裹着情意,一颦一笑皆是温柔,他的温柔非温顺,而是一种能够惊天动地的温柔。

以致于这么件普通的红外套,也能够穿出花来。



李易峰刚走下舞台,还在亢奋不已时,微信就被陈伟霆滴滴了。

“真好看。”

陈伟霆都打字了,那看来是真的好看。

李易峰面上一派平静,右手却控制不住去转了转戒指。





陈伟霆以前曾不止一次跟李易峰提起:如果我认识你在18岁就好了,现在都28了,浪费了多少时间。
 
18岁的陈伟霆有一腔旁人难以理解的孤勇。如果是那时,他会带心爱的人在天色微明时偷偷溜出家门奔至太平山顶看日出,会顶着滂沱大雨同他十指相扣说,我们私奔吧。
 
虽然愚蠢得可笑,但起码勇气可嘉。不至于现在,做什么都束手束脚。
 
李易峰对此则表示反对,少年人的爱当不得真,只是你追我赶的游戏罢了。我还是比较喜欢现在的你。

例如套在我手中的戒指。18岁的你会这样做吗?

显然不会吧。

身份不对没关系,重要的是时间正确、主角登对。






陈伟霆结束工作时已近凌晨。李易峰归家心切,挺早就回家去了。

陈伟霆本想找个酒店随便睡上几个小时就回香港,李易峰却给他发消息。

“今晚在哪儿休息?”

“......”

“我在家等你,爱来不来,磨叽鬼。”

陈伟霆突然很想抱住他。

当然,在门铃响起、门应声而开的那一刹那,他也这么做了。

那一刻,陈伟霆又觉得,他可以喜欢李易峰直到四十岁。












陈伟霆想,用这世间一切美好词汇来形容李易峰也不为过,例如能将人唤醒的阳光、微融的初雪,又或是柔情蜜意的春风。这其中也许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成分在作祟,但陈伟霆想,李易峰于他而言,的的确确有如那颗微小的北极星,总能在黑夜里顽强地替他占据那么一小片光亮,令他不再迷失。
 
很多时候拯救一个人只需要付出一点点温柔就够了,因此陈伟霆愿意为此始终追逐他。无论是一分一秒,还是一生一世。
 




 —————————————

也许等我到五十、六十岁时,爱你已经成了一种习惯。陈伟霆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