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草仙

愿相爱的人永远相爱

青苹果红苹果

*陈伟霆x李易峰

*校园AU(儿童读物



李易峰从小就知道,他是弯的。


他对打扮精致的女孩从没有兴趣。读幼稚园时,班里有几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爱穿漂亮的花裙子,说话也柔软。其他男孩子都爱亲近她们,唯独李易峰,总是默默地盯上几眼,便转头做自己的事。李妈妈知道后还为此担心了一阵,怕他有自闭倾向。可后来见李易峰和男生关系还不错,便没有多想。


 

 

 

李易峰揉了揉眼,熟悉的眼保健操音乐响起,他摘下眼镜,想在桌上趴会。

教室里闹哄哄,充斥着汗水与花露水相融的怪异气味。上节是体育课,班里并不齐人。级委在窗外出现,看着几个空缺位置,仔细将其登记在薄。

李易峰在这三五分钟的眼保健操中睡着了,以致于数学老师进来喊“上课”时,他条件反射地弹了起来,引得周围同学低声笑。李易峰有些无奈,即使知道他们并非有意,出糗了还是有那么一丝尴尬。

 


然而很快就有人替他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教室门口响起一声“报告”,大家不约而同朝那看去。

为首的陈伟霆抱着篮球,懒洋洋地倚在门边。后头杵着他的一二三四五号跟班。李易峰怔了怔,这家伙是想博得大家注意力还是怎的?怎么每次出现总是如此高调。

所幸今日数学老师心情不错,并无多加为难。陈伟霆便大摇大摆地走到李易峰旁边。李易峰给他挪了挪位置,陈伟霆侧身进去了。

陈伟霆和李易峰是同桌。李易峰为此非常头疼,因为老班给他定下任务,帮陈伟霆解决一下学习困难,争取在期中考前出效果。可一个自己不想学的人,外人又能帮得了多少?李易峰深知这个道理。可他又不想老班成天在耳边唠叨,于是折中一下,打算找个时间给陈伟霆提。

 

陈伟霆一回到座位没安分多久,就从桌兜里掏出一台手机,埋头苦干去了。李易峰对他也没多加关注,专心致志地听着数学课。不一会儿,后排两个女生就开始嘀嘀咕咕聊起天来,李易峰不禁皱眉。

 

聊的无非就是校园那几个帅哥。很快话题就转到陈伟霆身上来——陈伟霆也算学校名人,毕竟是一个体育优秀的俊朗太子爷。后面的女生仿佛没注意到前面就坐着陈伟霆本尊,越聊越大声。李易峰懂,这貌似是一种别样的吸引注意力的方式。

 

只是吵到他上课,李易峰心下烦躁。

 

一旁的陈伟霆也听到了,在手机屏幕上的手指一顿,轻笑一声。

 

李易峰几乎可以想到女生心中烟花绽放的景象。


李易峰学习很好,次次考试级榜上前三总会有李易峰三个大字,不得不令人羡慕。可他生性冷淡,导致他失去主动交友的欲望。一些过激的人甚至认为“不就是成绩好了点么,装什么清高啊”,众人心里都认为他是一座行走的冰山书呆子。这贬大于褒的外号令众人忽略了他的一副好皮相。

 

而李易峰从来不在乎这些恶劣的评价。交际关系时常被他搞得一团糟,他的脑袋也似乎只适合思考如何在最短时间内解出一道解几。

 

李易峰终于受不住,转头低声喝道:“别吵。”

 

那两个女生似乎没料到李易峰的反应,一下愣住,倒也闭上了嘴。

 

只是旁边的陈伟霆又笑了一声。

 

李易峰当下就想骂:你笑个屁!

 

一节课就在头昏脑胀中结束。

 

 

 

 

 

 

李易峰终于找到机会,问陈伟霆:“之前老师说课下辅导的事,你怎么想?”

 

陈伟霆正在和级花火热交谈中,他抬了抬眼,“李老师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呗。”吊儿郎当的态度。

 

李易峰听得出“李老师”有嘲讽意,无名火又涌上,他撂下一句:今天放学在教室里如何?

 

陈伟霆依旧低头看手机,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好的。

 

当然了,所谓的课后辅导是一点用处也无。只见李易峰自个讲自个的,陈伟霆时不时“嗯”一声,拿笔在卷子上涂涂画画,没过多久又忍不住看手机。

 

李易峰说:“你要不把这些题做一下,做完我给你讲。”

 

陈伟霆:“好。”

 

半小时后,李易峰拿过卷子。卷子洁白如初,只是空白处多了一只粗糙的王八。不,是好几只。

 

李易峰没好气地说,美术学院欢迎你。我去吃饭,拜拜。

 

陈伟霆继续玩手机。

 

 

 

 

 

之后李易峰再也没提过课后辅导的事,陈伟霆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期中考成绩出来,陈伟霆满堂红,唯独英语亮着绿灯。老班气得吹胡子瞪眼,指着陈伟霆数学卷对李易峰说:“就这水平,跟初中生有什么区别!”

 

李易峰幽幽地说:“老师,请您不要侮辱初中生。”

 

 

 

 

 

下晚自习,李易峰回宿舍洗了个澡。把衣服拿去洗衣房的路上,碰上了迎面而来的陈伟霆。李易峰本想向平时一样,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直接与他擦肩而过。没想到陈伟霆先道出了“哈喽,李老师”,李易峰便回了一句,紧接着他看到了陈伟霆裸露的上半身。

 

其实在男生宿舍不穿上衣是很常见的事,但对李易峰这个天然弯的同志来说,看到身材不怎么好的就当辣眼睛,要是有看点的话,对李易峰来说就等于打了一针激素。

 

就拿面前的陈伟霆来说吧,少年身板却已长得标准,上宽下窄,还有腹部不容忽视的肌肉,此时正挂着水滴,在昏暗的月光下更显暧昧。李易峰似有涌上生理反应的迹象,吓得他三步并作两步地逃了。

 

 

 

 

 

 

 

其实一开始陈伟霆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学霸。他对成绩好的人既无鄙夷也无敬重,反正本就不是一个世界,没必要有所交集。

 

不过他好像发现李易峰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学霸,也就是那些眼镜会反光,脸上长满青春痘,脑里充满各种冰冷的公式原理的人。

 

李易峰脸上干干净净,皮肤看起来又白又嫩。眼镜是金丝眼镜,显得他像个斯文败类,陈伟霆这么想。哦,他还不怎么爱说话,不过每次说话,话语里都是精华,没有一丝废话。尽管很多时候陈伟霆觉得李易峰在骂人,但骂人从不带脏字的陈伟霆也只有服。

 

这还不足以让陈伟霆把他放在心上。

 

有一次,下午刚上第一节课,陈伟霆午觉没睡够,刚趴下,李易峰就被点起来回答问题。李易峰刚站起来,就条理清晰地道出了解题过程。陈伟霆被他惹得睡意全无——原因无他,这声音也太软了吧???

 

大抵是睡意还停留在鼻腔里,残留的鼻音与往日清朗的声线碰撞就软成一汪水,没有那些糙汉子的大嗓门或低哑之类,只有毛团似的柔软。

 

自此以后,陈伟霆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关注起了这个人。

 

首先,体育课集队时陈伟霆总会挑在李易峰旁边站,他第一次注意到李易峰做完热身运动汗水顺着太阳穴流下来的样子,李易峰毫不在意地抬手一擦,漫不经心地听着老师在前头讲话。原本白成病态的皮肤变成了白里透红,似吹弹可破。陈伟霆只觉得心里有道闸开了,滔滔江水奔涌而来,把他对丰乳翘臀的美女的幻想冲得一干二净。

 

在宿舍几个兄弟一起看毛片时,陈伟霆看着屏幕里赤裸的女人,突然想起李易峰喝水的样子。

 

滚动的喉结,微张的嘴。

 

如果......

 

下一秒陈伟霆就为自己这荒谬的想法感到一丝愕然。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其实也不是没可能对吧?反正他又没女朋友,也总不会是x冷淡。

 

陈伟霆决定先观察观察。

 

 

 

 

 

夏天过去,秋季又至。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来了。李易峰厌恶参加集体活动,天生没有集体荣誉感。可毕竟班级人数有限,每人都必须至少报一个。于是李易峰报了接力,跑个100m,省时又省力。

 

体育课训练的时候,围观的女生都愕然了:原来李易峰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居然能跑这么快?!

 

身轻如燕,自愧不如啊。

 

陈伟霆也报了接力,他跑第一棒,李易峰第三棒。

 

 越接近校运会,李易峰就不知为何越心慌。莫非要出事?李易峰想,就跑100m,总不至于摔个狗吃屎?小心一点就成。

 

就这么熬到了当天,还是出现了意外。

 

李易峰以为自己没事就行了,没想到第二棒的人带头先扑,接棒的时候不知为何李易峰也被带着失去重心,往前一摔,两人摔成一团。一阵隐约的疼痛从脚踝处传来,李易峰想,要是没成绩怪丢脸的,于是他又赶紧爬起来往前跑。好不容易交棒,李易峰只觉脚踝处成了撕裂疼。

 

他不得已摔坐在地上,觉得今日丢尽了这辈子的脸。转而又想,他没有朋友,自己应该怎么去医务室呢?爬过去?他突然想起陈伟霆画在卷子上的那只王八。

 

正思索着,他就被腾空抱起。

 

陈伟霆抱着他像在抱空气,若无其事地问:“疼吗?”李易峰心想你这也太他妈装逼了,我起码也过一百斤了好么?而方才的“怎么去医务室”问题被解决,李易峰又暗暗松口气。想,哥们,以前是我看错你,以后见到你一定打招呼!

 

不知陈伟霆知道他当时心里活动后会不会气得当场倒地。

 

陈伟霆就这么抱着李易峰往医务室的方向走,沿途中不少女生看到他们都发出羡慕的惊呼,无不都在夸:“哇!男友力MAX!”

 

结果走到三分之二路程时,陈伟霆停了停,“你好重。”

 

李易峰:“......操你妈!”

 

陈伟霆想伸手去捏他鼻子,没手闲着,只好作罢。

 

 

 

 

诊断结果出来,骨折了。校医说本来没什么,只是李易峰又爬起来跑了那么一段,造成了二次伤害,而且速度还不慢。李易峰暗骂,这下好了,三个月行动不便是没跑了。

 

陈伟霆在旁边数落:“李老师,你看看你,逞什么能啊?”

 

李易峰心情本就不好,听到后直接忽略。陈伟霆见他不理人,便自顾自地又把他抱起来。李易峰拍他的肩,“放我下来!抱着好玩是吧?”

 

“抱你回教室,收拾一下书包回家看医生去。”

 

 

 

 

没过几天李易峰就回来了,他无法忍受缺课。李易峰撑着拐杖一步步地艰难回到位置上,把脚往旁边的凳子一放,又开始认真学习。

 

这其中,好几次课间陈伟霆都觉得李易峰对他欲言又止,于是在第三个课间,陈伟霆直截了当地问:“什么事?”

 

李易峰低声道:“你...你可以帮我打饭吗?我可以给你报酬!”

 

报酬?还真当他是钟点工啊。陈伟霆暗笑,心下却没有一丝不屑,反而觉得这人别扭起来还真是说不尽的...可爱。他伸手摸摸李易峰柔软的发顶,“可以,工钱免了。你不如帮我做作业算了。”

 

李易峰想,也是。人家怎么会缺钱?这不是对人家的侮辱么。于是他点点头,“你说了算。”

 

陈伟霆想,李易峰太可爱了,就像一只猫咪。就连点头时,也让人忍不住想挠挠他的下巴。

 

 

 

 

每天中午、下午放学,陈伟霆总是第一个冲出教室。他从出教室到把饭放到李易峰桌面,总共用时不过十五分钟。李易峰问:“你呢?”

 

陈伟霆:“我看着你吃。”

 

李易峰倒没觉得不好意思,自顾自地吃起来。等他慢吞吞地吃完,陈伟霆又殷勤地提出他去洗碗。

 

如此持续了一个星期,李易峰终于感到了一丝不妥。

 

“我觉得这样不行,你每天跑来跑去的太累了吧?”

 

运动健将陈伟霆表示,唔,的确是有点累。

 

李易峰傻乎乎地问:“我不如还是给你...”

 

陈伟霆:“不要钱,不如还是给我亲一口吧?”

 

李易峰觉得自己出现幻听。

 

陈伟霆开始一一列举起来:“你看,只有情侣之间是不用讲究这些人情的。只要亲一下,省钱又省力,何乐而不为呢?”

 

李易峰突然想起电视里经常重复播的虚假广告:“只要999,烦恼全丢走...”

 

陈伟霆权当他默认,凑过去颇不要脸地用嘴唇碰了碰李易峰沾了油的亮晶晶的嘴巴。


——————————————————

应该还会有后续的!不做一场淋漓尽致的x怎么会够!


评论(44)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