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草仙

爱好多且杂 想写啥写啥

青苹果红苹果2

*陈伟霆x李易峰

*校园AU(少儿不宜的儿童读物


李易峰就这么糊里糊涂地答应了。

 

陈伟霆经常在李易峰吃饭时坐在他旁边,“啊——”

 

李易峰:???高冷的书呆子并不搭理。

 

“我想吃这个肉片,喂我。”陈伟霆不依不饶。

 

一顿饭下来,一双筷子上就都是两人的口水。李易峰看了都嫌弃。他问陈伟霆,打两份饭不行么?陈伟霆说不行,这样吃比较甜。李易峰实在无法理解这人的恋爱脑。

 

谈恋爱对于两类人没有影响:一是学霸,二是学渣。不巧,李易峰属于前者,陈伟霆属于后者。

 

不同的是,陈伟霆居然主动向李易峰提出课后辅导的事。

 

“李老师,你看吧,我这门门挂,多给您丢脸。你就给我补补呗。”李易峰被他诚恳的态度给打动,一冲动便答应下来。

 

于是中午和下午放学后的那段时间都被陈伟霆强制占去。陈伟霆以“反正你也是个半残,行动不便”为由,将李易峰困在教室里。陈伟霆给他叫外卖,还给他点贼贵贼贵的骨头汤。李易峰嘲笑他无知,汤里估计都是味精。陈伟霆却不理,硬是点了一堆,课桌也放不下。

 

李易峰:“暴发户就是了不起。”

 

陈伟霆手伸过去,威胁性地探进他衣服里,掐了一下李易峰的腰,“有见过这么帅的暴发户?”

 

李易峰摇摇头,脸上却挂着红晕,“不知羞。”

 

两人打闹半天,午休时间到。眼看着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开始下午的课,李易峰忙让陈伟霆拿出卷子。这次他不敢再让陈伟霆自己做了,而是一题一题给他讲。陈伟霆一开始还对他动手动脚,没个正经。后来在李易峰的软硬兼施下,总算静下心来听。

 

讲了四五题,李易峰就打了个哈欠。陈伟霆问:“要不要眯会儿?”李易峰摇头:“趴着睡脖子疼。”

 

陈伟霆拍自己的大腿,“这这这。”殷勤得紧。

 

李易峰便放心地睡了。陈伟霆心里暗喜,终于有机会近距离观察一下他了。这位太子爷所谓的观察,并非常人那种用眼观察。他要动手,例如摸摸李易峰的脸,嗯,果真如想象中那么滑!碰完后,陈伟霆又开始数李易峰的眼睫毛有多少根。

 

突然,李易峰微微转身,由正躺转为侧躺。陈伟霆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吵到他。结果是李易峰继续睡他的,手指微蜷,紧紧抓着盖在身上的衣服。

 

陈伟霆觉得这人连睡姿都可爱得紧,自己还真是无药可救了。他一手搭上李易峰的腰,一边做起方才没完成的数学题。

 

不一会儿,他就感到不妥。李易峰温热的呼吸一下又一下地喷在他那处不可言说之地,直接导致他起了生理反应。陈伟霆就这么硬一下,又软,又硬......如此来回几次,陈伟霆只觉自己要疯。可他又不敢动,只好一直僵硬着直到李易峰醒来。

 

陈伟霆被撩得心火蔓延,好不容易想要学习一回,又被李易峰的无心之举搅乱了。

 

李易峰可怜巴巴:我呼吸也有错?

 

 

 

 

 

 

李易峰行动不便,而轮椅是不能上下楼梯的,学生宿舍没有电梯,教师宿舍才有。于是李易峰便向学校申请了一间教师宿舍。学校一看是优等生嘛,十分爽快地批了。而李易峰也不可能自己住,陈伟霆十分积极地提出自己要加入,李易峰也只能答应。

 

李易峰在短期之内迅速成为了众人嫉妒的对象。先是被男神公主抱,后又跟男神单独住一间宿舍...这可是她们想都不敢想的!但女生们仍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反正男神又不是gay。还有些女生想,天啊男神好有义气!对兄弟都这么好,要是做他女朋友,那可真是要幸福死了啦!

 

李易峰无语凝噎。每天都有成群女生围着他叽叽喳喳地问陈伟霆的各种喜好,他天生和姑娘不对付,如此一来真是令他头疼得很。陈伟霆一回来,众人又如飞鸟状散开。

 

 

 

陈伟霆上课还是改不了玩手机的习惯。李易峰终于有所作为了,他目视前方,手却伸到一边,把陈伟霆正在捣弄的手机从他手里抽出来,退出程序,锁屏,丢进抽屉里。整个过程不过两三秒。

 

陈伟霆强忍着笑意,装作严肃的样子,拿起笔来在纸上装模做样地写题。

 

下课,李易峰趁着陈伟霆去洗手间,拿出他的手机,直接打开微信,一个个翻开聊天记录看。突然,一只手捏住他的耳垂道:“同学,在教学楼使用手机可是要处分的哟~”

 

李易峰吓一跳。陈伟霆蹲在他身侧,坏笑。

 

......

 

陈伟霆坐在位置上,伸了个懒腰,“哎呀你终于肯关心关心老公了!我玩了这么多天我就纳闷了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不怕你二十四孝好老公被其他女人勾走了么?原来是想偷偷摸摸干坏事啊。”

 

李易峰觉得自己被耍了,忿忿地把手机砸陈伟霆脸上。

 

陈伟霆又搂住他的肩,“不要生气嘛,下午给你买清炖鲫鱼汤。”

 

“鲫鱼汤不是丰胸的吗?!”

 

“那那那就骨头汤吧...反正都补,都补,嘿嘿。”

 

 

 

 

好不容易熬过三个月,李易峰可以活蹦乱跳了。此时已近学期末,正是晚秋入冬时。

 

不仅李易峰,陈伟霆也盼他行动自如盼很久了。他把自己憋了三个月的愿望说了出来:“周末我们出去玩吧?”

 

李易峰自然是不可能不答应,这祖宗,说风是风,说雨是雨。

 

即使是完全康复,李易峰也还暂时不能剧烈运动,只能慢慢走。他比约定的时间稍晚一些到,陈伟霆已在咖啡厅里占了座,李易峰踱步过去,陈伟霆见到他,眼睛一亮,“你来啦。”

 

李易峰今天穿了白衬衫灰西裤,再加上金丝眼镜以及软软地搭在额头上的发,显得他像个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陈伟霆则穿上了修长风衣,显得肩宽腰窄腿长,跟一社会人似的,完全不像高中生。

 

两人走在街上倒也引来路人侧目,陈伟霆悄悄勾上李易峰的手指,与其五指相缠。外面风大,走了没一会儿李易峰就嚷嚷着进商场。

 

李易峰在一娃娃机前停下,走去兑换了一些游戏币,开始认真地夹娃娃。陈伟霆站在李易峰身后,毫不顾忌地抱住他,脑袋埋在他肩窝里,“李老师真是治学严谨,连夹娃娃都跟做题似的这么专注...”

 

李易峰酷酷地说:“这是一种生活态度。”

 

陈伟霆胸腔微动,闷闷地笑起来。说着又去抢李易峰手中的操控杆。

 

两人最后夹出来了两个娃娃,至于花了多少钱,李易峰也不记得了。

 

李易峰把其中一只塞到陈伟霆怀里,“喏,赏你的。”

 

陈伟霆点头哈腰,“谢谢陈太。”

 

李易峰瞪他,“乱叫什么。”

 

陈伟霆:“你害羞什么。”

 

 

 

 

 

两人逛一圈后便去看电影,和正常的情侣无差,他们在影院里接吻,吻得不深,却缠绵悱恻。李易峰被亲得晕头转向,早已忘记方才那段讲了什么内容。陈伟霆还觉不够,扣住李易峰的手往胯部摁,“伸进来,帮我好不好?”陈伟霆有些情动,声音略微低哑。

 

李易峰还试着抗拒,“不行,这里太多人了...”

 

陈伟霆打断他,“我们坐在角落,没人注意的,乖。”

 

李易峰被带着握住火热滚烫的小陈,上上下下地套弄着,陈伟霆在他旁边低喘,喘息声传到李易峰耳朵里就成了别样的调情剂,他自己也硬得很,只是脸皮薄,实在没办法像陈伟霆那样,只好硬生生忍下。

 

这种事李易峰也不是第一次干,在教师宿舍里也不知擦枪走火了多少次,每次都是以李易峰的“帮助”为结束。这次结束后,李易峰抽出纸巾替他擦干净,陈伟霆低声问:“什么时候能抱你?我忍不了了。”

 

李易峰在黑暗里似是看到陈伟霆的眼,眼里饱含深情。他顿了顿,“要是你这次期末门门及格,我可以考虑一下。”

 

陈伟霆咧嘴笑,“好嘞。”

 

 

 

 

陈伟霆不再专注于天天和李易峰卿卿我我了,而是专心致志地学习起来。

 

期末成绩一出,陈伟霆满心欢愉地把成绩单“啪”地拍在李易峰桌上。

 

李易峰仔细一看,得了,这祖宗,门门刚好碾过及格线。

 

李易峰:“我只是说我考虑一下。”

 

陈伟霆:“替你考虑好了,就这周末吧。”

 

 

李易峰这周都恍恍惚惚,直到周末。其实对这事他没什么意见,说不定还挺舒服呢?不过第一次,总是难免有犹豫焦虑。

 

陈伟霆带他去开房,脸上居然没有丝毫心虚。李易峰抽出心思打趣道:“看来你很熟练嘛。”

 

陈伟霆:“不,其实我在脑子里模拟过很多遍了。”

 

李易峰:“......”

 

陈伟霆:“天天干撩不给操,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


大家对处长的男朋友的第一次有没有兴趣


陈伟霆和李易峰双双倒在床上。

 

陈伟霆还有些无法置信,方才几个小时的迷乱像是在做梦。可李易峰身上斑驳的痕迹又不是假的。李易峰半眯着眼,似乎很疲惫。陈伟霆牵他的手,“去洗个澡吧。”

 

“不想动。”

 

“那我帮你擦擦?”陈伟霆起身去浴室取了毛巾,回到床上替李易峰擦时发现李易峰一点儿也不配合,“别擦了,擦不干净。”

 

陈伟霆又说:“那你起来喝点水吧,嗓子都哑了。”

 

李易峰终于忍无可忍,一个枕头砸他身上,“你有完没完,我就想睡会儿。”

 

陈伟霆上床把他搂过来,一下下地安抚似的摸着他的背,“行,那你睡会。”心里纳闷,连脾气也给做出来了。

 

李易峰闭上眼,仍在嘟囔:“再被你搞一次,小命都没了。”

 

被嫌弃的陈伟霆在李易峰睡着后,偷偷摸摸爬起来,处理自己肩上被某只猫咬出来的伤口。


评论(26)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