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草仙

爱好多且杂 想写啥写啥

小甜蜜

*陈伟霆x李易峰


——————————————

陈伟霆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个愣头青。

 

仿佛是刚陷入热恋的男孩,总有意无意地在黑压压的人群中寻找另一位男孩。

 

现场很吵,明星成群结队的来,简直成了一个明星窟。工作人员好像把他们当成了一枚枚糖果,手里拿着节目单,再扫视一圈,仿佛在用时间去将名字和人脸对上号。然后将他们一一分类。喏,你应该去那儿,跟他们练习唱歌。你跳舞的是吧?那就去角落那里,有个小舞台,先排练一下,等会整体来一遍。

 

陈伟霆不是第一次上央视春晚,因此他接到消息的时候丝毫不紧张。令他稍微有些紧张的是另一件事——李易峰也要来。他好像从未有过这种奇妙感觉,明明心脏正常跳动,他却从中体会到一丝悸动,这本不应属于一个年逾三十的男人。

 

李易峰,陈伟霆在暗黑角落悄悄默念这三个字。他有多久没喊出来过这名字呢?也许午夜梦回时这名字会在心里一闪而过,那也只是转瞬即逝罢了。他没有勇气张口说出这三个字,它太沉重。也许“李易峰”是死死封锁住那隐秘思念的魔咒,他若不适时地说了,汹涌的海浪会将他席卷而去,就此将他吞没。

 

陈伟霆远远地就看到李易峰了,即使隔着那么遥远的距离——实际上,他连长相都看不清。但凭着轮廓陈伟霆就可以肯定,那必然是他。

 

陈伟霆心下一颤,似暖阳乍现,万丈寒冰丝丝缕缕地融了。冰水每往下一滴,他便抖上一抖。他无甚心思再在这舞蹈上了,晕乎乎的,他只想快些结束。一向敬业的他竟觉得眼前这工作人员十分碍眼,不,连眼前那片黑压压的人群都十分碍眼。

 

中途休息,陈伟霆的双腿像控制不住似的,自动往外迈。走过弯弯绕绕的路,李易峰的面容终于清晰可见,一如记忆里那般,面带微笑,从容不迫,骨子里却透着疏离。陈伟霆突然就松了口气,暗笑自己之前的无谓紧张。就要走到他面前,陈伟霆想,他应该对他说什么呢?他正在工作,而他只想闲聊。其实不说话也可以,陈伟霆只是想找回他们并肩而立那种感觉。

 

于是陈伟霆突然刹车,假装无事地掉头走去洗手间。他希望没人注意到他这种愚蠢的行为。刚走入洗手间,便有人跟着进来了。陈伟霆还没注意,直到后肩被人轻轻一拍。

 

他回头,李易峰正双手插着衣袋看他,嘴角微勾,池中蓄满的笑意就要溢出来。

 

“傻子。刚刚怎么又往回走了?”

 

 

 

工作人员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两人勾肩搭背地从洗手间里出来,就如粉丝口中所说那般:无话不说的好兄弟。恰到好处的亲密,丝毫没有逾矩的暧昧。

 

当然,没有人会心细到发现李易峰的唇瓣比方才红了些。

 

“等会我把位置发给你,你就在那里等我。”李易峰道。

 

陈伟霆漫不经心道:“知道了。我又不瞎,自己也会来找你的。”

 

 

 

 

陈伟霆回到他的排练场地,黄渤和张艺兴对于他面上春风很是不解,明明方才还是低气压凶得要死?

 

陈伟霆没有解答他们的疑惑,笑眯眯道:“开始吧。”

 

 

 

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说要过去合影,领导视察。

 

李易峰一听,见可以解散,马上跑路。他在舞台边上站着,正准备发条微信给陈伟霆,他的肩被拍了一下,他转头,陈伟霆正在他身后。

 

“找得真快。”

 

“那必须。”

 

两人就一动不动站在边上等着工作人员指挥。看上去挺傻,但其实主角都十分享受这种感觉。不过李易峰还是忍不住在他耳边嘀咕:“红色教育太洗脑了!我脑子里还回荡着那首歌的旋律呢。”

 

现场过于吵闹,陈伟霆把脑袋靠过去一些,耳朵贴近他,“再说一遍?”

 

李易峰重复了一遍。

 

和李易峰结识的人都不太会相信他会说出这种话。

 

陈伟霆听了,也跟着说,“跳那个迪斯科我感觉自己提前步入了老年时期。”








斜风细雨


————————————




评论(31)

热度(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