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草仙

爱好多且杂 想写啥写啥

不过是个情人节

*陈伟霆x李易峰

*有灵魂互换


——————————————

情人节前夜,李易峰对于明天这个节日并没有特殊情绪流露,不就是情人节,他这个旁人心中的单身狗也只能替大家发发微博祝福了。

 

明天还要忍着助理偷偷乐着每隔十秒看一回手机,还要假装自己看不见。

 

陈伟霆也没有安排,对吧?他反问自己。

 

是哦,上一年也是没有礼物,没有dating。

 

反正又不是普通情侣,过什么普通的情人节!

 

李易峰憋着一口气,并不高兴地睡了。

 

 

 

一觉睡醒,世界都乱了。

 

李易峰估摸着应了那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他心心念念的瞬间转移能力在一个梦的时间里到手了。

 

只不过跑路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

 

李易峰觉得自己能把魂都跑没了,也是绝了。好巧不巧,他跑到了男朋友身上。

 

这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正在他陷入“完了摊上灵异事件了”的恐慌和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的焦躁里时,手机响了。

 

他掏出手机,发现自己的号码赫然列在其上。

 

“喂?”

 

“哈哈哈哈峰峰,原来你自己一个人睡也裸睡!”

 

李易峰一下就懂了对方也穿到自己身上去了,莫名其妙问:“难不成两个人睡的时候我裸吗?”

 

“那不行!”

 

“现在我嫉妒被子。”陈伟霆小声嘀咕。

 

“......接下来怎么办?”李易峰不搭理这白痴牢骚。

 

“不是还有工作吗?下班再想办法。”

 

李易峰当下反对,“不行!就你这普通话,一夜之间川普变港普,谁听了都觉得是见鬼吧?”

 

“今天是情人节呢,你别吓坏了我助理她一天的好心情啊。”

 

“我x,情人节...”陈伟霆好像又骂了句靠,李易峰察觉到有人已经把手搭在门把上了,赶紧道:“晚点聊,你随机应变吧。”便挂了电话。

 

李易峰往门的方向一瞧,来人是大伦,他松了口气,还好是熟人。

 

就算露馅了也能尽量解释解释嘛。

 

紧接着,大伦就用粤语像读绕口令一样快的说了一段话。

 

“......”

 

李易峰突然懊悔平时为什么没有好好学粤语了。一直以来都是陈伟霆迁就他,说的普通话(其实也不知道是谁迁就谁呢),而李易峰在极少场合会用到粤语,顶多平时听陈伟霆和他的兄弟说上几句,自己肯定不会主动献丑。

 

本来就不怎么行,语速一快就更加糟糕。李易峰只听到了前面的“情人节”还有夹杂在其中的“阿嫂”。

 

李易峰无比确定“阿嫂”指的是自己。前两年他和陈伟霆还能比较频繁的见面,兄弟帮一开始先是开玩笑叫他“小嫂子”,后来见他似乎也没什么意见,便都顺口叫“嫂子”,粤语叫“阿嫂”,因为李易峰用粤语讲实在有些绕口,“峰少”喊多了李易峰也不乐意。

 

无比机智的李易峰一下子想到,或许陈伟霆给自己准备礼物了?惊喜?他的心轻轻地蹦了蹦。

 

他猜大伦无非过来就是为了报备一些事,于是他挑了他讲得最好的一句,“嗯,我知了。”

 

话一出口,李易峰就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啊!有没有!

 

大伦好像有些奇怪,用一种极为诡异的眼神看他一眼,自言自语道:“可能没训醒挂。”(可能没睡醒吧)便走了出去。

 

 

 

 

李易峰松了口气,他打开手机,在微信上疯狂滴滴陈伟霆,“在不在???”

 

“在。”

 

李易峰听现在的陈伟霆每讲一句话他都想抓狂。用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线讲港普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李易峰迅速敲击屏幕,“你还好吧?没被人乱棍打死?”

 

陈伟霆说起这个就十分嘚瑟,“那可没有,我聪明着呢。”

 

“我给你助理发了个信息,喉咙发炎,说不出话,让她去请假。”陈伟霆又说。

 

“......”

 

“我现在正朝你家去。岳父岳母不在家吧?”

 

李易峰感叹,“他们昨天刚出去旅游了,不然你就使劲作吧,有得你受。”

 

“哦对,你老实讲。你是不是谋划了什么?没跟我说?”李易峰质问。

 

那头的陈伟霆听了,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本来今天我想偷偷去找你的,反正都在北京。”

 

“还有呢?”

 

“给你买了礼物。”

 

“哪儿呢?”

 

“就在我包里,有个小盒子,里头是个吊坠。配你之前那条项链挺好看的。”说完,陈伟霆似乎十分、十分愤怒地锤了锤方向盘,“本来想亲自送给你的!”声响之大令李易峰心头一痛。

 

李易峰心疼道:“你别这么对我的车!”

 

“没事,锤坏了再给你买一辆。”言出必行的陈大少道。

 

“我等会跟大伦说一下吧。你也别去管了,回你家来。”

 

 

 

 

李易峰打开包装精致的盒子,里头吊饰亮晶晶。

 

陈伟霆这傻子,总爱这些华而无实的东西!

 

想是这么想,李易峰却无比小心地将盒子合上,放到包的最深处。

 

出门的时候,又碰见大伦。大伦看他时简直有如遭受天打雷劈,难以置信的模样看得李易峰很想笑。他嘴里蹦出好几个称呼,好像都不对。最后用比陈伟霆的港普还滑稽的普通话说:“峰少,这、这是司机的车钥匙,他的车牌是XXXXX。”

 

李易峰硬是憋着笑,“嗯。”匆忙取了车钥匙便走了。

 

开上马路前,陈伟霆不忘叮嘱:“开车小心点。”

 

“知道了!我重新考了车牌的好吗!”李易峰炸毛了。

 

 

 

 

 

两人在家中会合。

 

“要是一直换不回去怎么办?”陈伟霆愁眉苦脸,他想起陈妈妈,不知如何向她交代。

 

李易峰却满不在乎,心里倒是一直打着他的小算盘。

 

“威廉哥!我们不如来做一点快乐的事吧!”陈伟霆刚站起来,肩上一沉,差点跪在地上。身后人有如树懒一般挂在自己身上。

 

“......”

 

陈伟霆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原来这么结实。

 

“嗯?怎么样?今天可是情人节!”李易峰难得兴奋起来。

 

陈伟霆转过身,他无奈问:“你想怎样?”

 

“老规矩,陈伟霆↑李易峰啰。”李易峰甜甜笑,这表情放在陈伟霆脸上显得像个智障的大龄儿童。

 

陈伟霆似乎要坚定自己的地位,李易峰继续循循善诱:“你看,我现在可是力量级选手!你用我那具身体,搞不动的!况且你想让你的身体被xx吗!”

 

陈伟霆心想:如果是你的话,也未尝不可。

 

当然,他最后还是妥协于李易峰的死缠烂打之下。



好惨哦哈哈哈哈或或


————————————

情人节快乐哦各位小姐姐!

评论(15)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