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草仙

愿相爱的人永远相爱

无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陈伟霆x李易峰



陈伟霆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陈家家教非常严格,大抵香港人都十分注重这些。陈伟霆被哥哥和姐姐鞭策长大,打着骂着就走过来了。并没有被娇纵,也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家境算是优越,所以他有点大手大脚。他还有些顽皮,被挨骂的事情没少干,大多数男孩子都会这样。他在年纪相仿的朋友里算是老大,也有可能是老二,总之陈伟霆俨然是一副富家公子的做派。

 

陈伟霆还有一张俊俏的脸,他想出道做明星,无可厚非。他这么想,于是他也这么做了。

 

可惜他在家中即使是富贵公子,到了娱乐圈也只是一颗不起眼的尘埃。在香港当明星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人心险恶,各方面都挺毒的。陈伟霆不再一帆风顺了。他受到挫折,他感到非常郁闷。陈伟霆便跟着一些狐朋狗友学着抽烟喝酒打架纹身,可能也只是释放压力的一种方式。当然,最终还是在家人的感化之下走回正路,但很明显他也不可能变回那个乖乖仔,所以陈伟霆还是有点坏,有点痞子气。

 

不过从表面看,他就像一个大方得体的绅士,非常fashion,非常谦让,但也像深不见底的漩涡。

 

陈伟霆野心很大,他很沉得住气。于是他坚持做陪衬,当好他的绿叶,期盼着他红遍大江南北的那天。

 

李易峰是成都人,盆地积聚的湿润水汽把李易峰养得水灵。李易峰是家中独子,父母幸福恩爱,小康家庭,于是他无忧无虑地成长。李易峰从小就是个十分正直的青年,没什么毛病,可能就有点娇气而已。也不是这么说吧,反正这是独生子女家庭里的通病,毕竟是贵养。

 

李易峰的脸,在校园里可谓是俘虏了一切少女的心。长得很乖很干净,但上课睡觉不交作业逃课之类的事李易峰也干很多,这些行为在少女们的眼里成了酷的代名词。李易峰打篮球也很出色,这更是符合了她们对于一个完美学长的所有幻想。

 

所以李易峰从小便在众星捧月般的宠爱中长大。

 

很多人说,喂,你怎么不去当明星啊,听说现在做明星很吃香的,尤其是你们这些年轻小伙。

 

李易峰在一片怂恿之下也去出道了。主要是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自己不是什么读书的料,想要生活过得好还得另寻出路,多麻烦呢。自己这张脸还是不错的吧,为什么不把父母给的先天优势发挥到极致呢?

 

在自我劝说之下,李易峰便踏上了他的星光大道。当然也是不顺利的,李易峰太骄傲自负了。可能是被娇纵惯了,有时候比较自我,对身边人呼来唤去,毫不客气的。并且做人也不够圆滑,谁谁谁有什么毛病,总是一针见血地指出,搞得身边人总是很无奈。

 

后来李易峰碰了足够多的壁,身上的棱角被逐渐磨平,他变得有些沉默了。当然那份直率他还是悄悄藏在心里,依旧爱憎分明。

 

李易峰的性子是挺怪的,一开始是不谙世事,后来即使知道有这样或那样的规矩,他最多不去主动冒犯,但绝不可能去顺着规矩来。

 

所以李易峰一直不肯被人潜,所以他一直不红。

 

这么细细数来,港男和川男除了都不怎么红以外,也没有共同点了。

 

然而命运这东西总是玄之又玄,原本是两条背道而驰的轨迹,结果其中一条突然拐了个弯,他们交缠在一起了。

 

再也分不开。

 

 

 

陈伟霆在见到李易峰之前,曾打听过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答复无一都是,哦,李易峰啊,人挺好的,就是没什么朋友。

 

人挺好又没什么朋友?陈伟霆听着就想笑。

 

后来慢慢相处才知道,这话是说的一点不假。

 

李易峰是没什么毛病,人品好,有爱心。交往时也很有礼貌,并不会得罪人。

 

当陈伟霆自认为和他蛮熟的时候,他试着往更深层次去沟通。

 

结果李易峰摆摆手,好似敷衍一般回答了。

 

就像一座巨大冰山,陈伟霆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在表面上的浮冰凿出个小缺口,想沾沾自喜了,结果却发现底下一大片,冰冷冰冷的。

 

可是没关系,他总算能让阳光透过这个缺口渗进去了,也不算是一无所获。

 

 


李易峰觉得陈伟霆好烦人。

 

昨日才冷眼相对,今日又像什么事也没发生,笑嘻嘻地凑上来。无论如何,李易峰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陈伟霆也算善意。于是也这么随他去了。

 

他本以为这部剧拍完之后两人再无交集,在感到庆幸又惋惜的同时,助理打电话来说,下部剧依旧是他和他。

 

两根不小心绕上的红绳,本想拉扯开来,却使错了劲,最后打了个死结。

 

 



陈伟霆像是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把李易峰给烤熟了。

 

两人熟了。

 

陈伟霆累得咧嘴,气喘吁吁的,看着可怜极了。

 

谁知他费了多大力气呢。

 

 

 



李易峰忘了这是喝的第几杯咖啡了,在这个地方。

 

门口风铃清脆的响声在耳边回荡无数遍,有时还会偷偷钻进自己的梦里。

 

还有对面人的捧腹大笑。

 

他和陈伟霆谈天说地,共同度过日升月落,春夏秋冬。

 

朝夕相对的人,最易生情。

 

生的情,偏偏还是爱情。

 

 

 


“刚忘了帮你要糖,给你。”边说着陈伟霆自顾自地撕开包装纸往李易峰咖啡杯里倒。

 

李易峰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等陈伟霆倒完了,他才艰难地说了句:“谢谢。”

 

其实他想说的是,不用啦。

 

有你在,就很甜了。

 

李易峰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只好任这曾想开口的千百句话烂在肚里。而他最后只怔怔地望着陈伟霆面前的那杯卡布奇诺发呆。表面的那层白色泡沫混着糖浆在他心里飘飘荡荡地升起来,惹得心房膨胀又甜腻。

 

一直以来坚守的城墙崩塌了。陈伟霆低沉的嗓音在空旷的教堂中一再回荡,最后碎成细屑,洋洋洒洒地落在地上,融在心里。

 

李易峰捂着心口,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太难受了。

 

 

 


这是陈伟霆第十七次来牵他的手了,以兄弟的名义。

 

偶尔还会由简单的手掌相握,演变成十指相扣。


这是怎么了?李易峰琢磨不通。后来他想,陈伟霆是有意还是无意已经不重要了。

 

他只知道,每当陈伟霆扣紧一分,他心里酥麻的感觉就多一分。

 

他不止一次地想过,让脚下这片土地无限延伸,长街没有尽头,紧扣的手便不会松开,他们就不会在街角告别。

 

 

 

 


没有人告白,他们在一起的如此自然。

 

像是太阳会从东边升起一般理所当然。

 

 

 



陈伟霆有认真地想过,他们真的是有聊不完的话题吗?

 

并不是这样的。其实他们很多地方都有代沟,毕竟背景不同。

 

关键在于,他们都乐意当彼此的倾听者。谁愿意呢?谁愿意听你叽叽喳喳说半天一些与自己毫无干系、或者是自己毫无兴趣的话题?

 

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有找到这么个人。

 

可是陈伟霆在二十九岁,李易峰在二十七岁那年,就都找到了。

 

有多幸运?

 

我在岸边慢吞吞地踱步,过了很久我抬头看,你仍在对岸那头静静伫立,没有一丝不耐烦。眼里心里,从头到脚,都只装着我。

 

你在等我,你是我的。

 




说真的,李易峰和陈伟霆对上别人,断不可能有这般耐心。可能大家都看对眼,于是也这么过下去了。


时间一长,原本两人毫无交集的部分,也渐渐开始重叠。大多是彼此都向对方灌输自己的思想,很少人愿意被这么做,但他们不仅愿意,还一头扎进去,傻乐。

 

 



陈伟霆的公子脾性,在李易峰看来无可厚非,甚至还有点帅。李易峰的任性自我,在陈伟霆眼里却成了一种令他欲罢不能的迷人气息。两人约莫都是疯魔了,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是这么个道理。

 

在陈伟霆表面那层温柔和善褪去之后,在李易峰表面的好脾气消失之后,两人都没有表示嫌弃,反而越陷越深。

 

那怎么办呢?

 

能怎么办?

 

或许他就是那个能看到自己白发苍苍的人,陈伟霆想。

 

 

 


两人经常见不了面,可那又如何呢?李易峰很得意,因为他记得所有事情。

 

晚上躺在床上,即使再疲惫,脑中还是会像放映幻灯片似的,一幕幕,初识,发展,相知,相爱,他都记得。

 

像是一本日记,每天呆在那处,等着自己一遍又一遍地翻阅。

 

直到翻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了,李易峰才会给陈伟霆打电话。

 

两人东一句西一句地扯着,好多次李易峰说着说着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陈伟霆在那头听着没了声儿,也不急着挂,就听着他平缓的呼吸声。直到李易峰手机没电,又或者是他撑不住睡了,总之第二天起来手机总是在枕头边的。

 

 

短短两三年,却盖过了以往二十多年累积起来的愉悦。遇见对的人,你不会计较得失,你只会想,我到底怎样才能令他变得更好?再苦再累,得他一句晚安,好似所有疲惫都烟消云散。

 

陈伟霆知道李易峰很难有安全感,他甚至不敢向自己索要期限。他可能私底下已经做好了分手之后怎么办的准备,陈伟霆好笑地想。李易峰是个现实主义者,同时也是个浪漫主义者。这两者显然矛盾,可放在他身上,却那么真实。陈伟霆看得出来李易峰偶尔会沉浸在他们的未来里傻傻地笑,过后又紧紧皱起眉头,开始想一些乱七八糟的可能。

 

陈伟霆也不能说什么,言语在现实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他只能对他好,不计回报的付出,让他安心。

 

所以李易峰总是很黏他。

 

那我说威廉应该是,好。

 

对你们好,对我也是很好很好的。李易峰想。

 

 

 





下雨了。

 

李易峰草草扒完碗里的饭,忙跑去浴室里放热水。

 

十几分钟后门铃就响了。

 

如李易峰所料,陈伟霆虽还没被淋成落汤鸡,但肩上、头发上有些湿。因为是冬天,李易峰马上把他拖进浴室。

 

陈伟霆在热气萦绕的空间里掩上门,说了句:“真贴心。”

 

陈伟霆出来的时候李易峰正靠在床头看书。昏黄的灯光在地板上打下一道剪影,那人鼻梁微翘,前额弧线修长,眼睫毛偶尔上下抖动,陈伟霆心脏猛地一跳。他凑过去,把李易峰手里的书轻轻抽出来放在一旁的柜子上。李易峰悄悄勾起嘴角,陈伟霆也笑,去吻李易峰眼角泛起的纹路,李易峰说:“长皱纹了,哎。”

 

“老了都会长的,你看看我,比你多。”

 

“这是第几年了?”李易峰没头没脑地问了句。

 

“嗯...第二年吧?”

 

“哦。”李易峰躺下去,背对着陈伟霆。陈伟霆跟着躺下,把脑袋放在他的肩上。

 

李易峰顿了顿,还是转了个身。

 

“我好喜欢你啊。”


“嗯,我知道。”

 

给你一年,就想给你第二年。给你十年,就想给你二十年。

 

给你一辈子,就还想给你下辈子。



鲜花会残败,掌声会枯竭,美丽会凋落。

但你是我生命光亮中的一道暗影,永恒不灭

-Fin

评论(23)

热度(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