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草仙

愿相爱的人永远相爱

钟情

*陈伟霆x李易峰

*1⃣️封即将三十而立 祝他幸福

———————————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台下一片粉红荧光,台上歌声悠扬。

陈伟霆的手微不可见地颤抖,他努力让自己的声线低沉下来。

两年了,这是他第一次把两人行大大方方地唱出来。

这是一切的开始。是他事业的转折点,亦是感情萌芽之时。

屠苏于陵越,是如何也无法割舍的存在。陵越可以终身不娶,可以舍去掌门之位,但他不可以放弃他的师弟。都说时间最宝贵,但陵越却可以毫不犹豫地把苍茫岁月往漫天大雪中一抛,进行年复一年无尽的等待。

这种感情非七情六欲可以言清。没有欲望,只想一心一意对那人好,无法形容它究竟是兄弟情还是爱情。这种感情用再华丽的词藻来表达都像是过分曲解,似乎是飘渺的第一直觉。

谁也不会料到自己拍到某一部戏就会一夜爆红,都是通过一次又一次的积累才会促成成功。而陈伟霆在揣摩角色时,被这种情感深深打动到,不同于往日,他是真切地对陵越这一角色倾注了个人感情。

粉丝都争喊着陵越是她们心头的白月光,而陵越于陈伟霆而言,又何尝不是无可替代的存在?






都说演员最忌讳入戏太深。因戏生情的数不胜数,可正因是搞不清剧里剧外,才导致那么多失望和分分合合。陈伟霆一向认为自己自控力强,跟女人耳鬓厮磨拍床戏,即使动作做到十成像,他也没反应。他向来都是拎得清的人。

可是面对那位白白净净的清秀少年,他却一次又一次失神了。

努力想要融入这圈子,却又执拗地不肯同流合污。

李易峰这个人,说他是矛盾体也不为过。

即使李易峰竭力想要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可他从不刻意谄媚讨好。即使他获得些许成绩就眉开眼笑,也许还有点趾高气扬的意味,但那殊荣相对于他的年龄与阅历,的确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即使他是独生子,或多或少都会被娇生惯养,但到他真正苦累时,他却是一言不发,独自忍受。

李易峰从来都不是十全十美的人。他有点坏,坏在情理之中。明星也是普通人,拥有的情绪不会比任何人少。他的性格特点如此鲜明以致于他变得立体真实,除去公司为他打包出来的形象,他还是一个独立有趣的人。

陈伟霆又怎能不为他着迷?









李易峰还读书时,他不叫这名,叫李贺。

李贺这个诗人他是认识的,爱写鬼诗,是个鬼才。就骑着驴子溜几圈便能作出好诗,且性情怪癖。只惜英年早逝,人人都说他命数不好。

于是李易峰觉得他改名跟这位诗人脱不了干系。他每次玩测名小游戏,分都特别低。这致使他和李妈妈之间产生了信任危机。而算命的也说,李贺这名儿,命里遭的劫会特别多,实在不妙。

名字改了,但劫啊,却避不了。



李易峰认为自己满腹经纶,所以他不爱读书。他狂言,他能三分钟内作出一首诗。

那诗没咏鹅那么朗朗上口,可却比“鹅鹅鹅”更适合小朋友诵读,标准的儿童读物。

而李妈妈即使无奈也毫无他法,她是不求李易峰小朋友读书能多么多么厉害,只要他人格健全身体健康就好了。

于是在李易峰的童年里,酷炫的事干过不少,可他始终循规蹈矩。cool boy和bad boy还是有区别的。李易峰上课睡觉、逃课这等小事干过不少,但抽烟打架那可是一件都没做过。

对了,李易峰还试过早恋。都说初恋难忘,三十而立的他仍记得他初吻献出去时那温软的感觉。女孩子的模样在脑里早已模糊,可那份热切还记挂在心。而十几年匆匆而过,直到如今他才把这份热切给对了人。

李易峰的心里有一座图书馆,其中书籍分门别类,井然有序。遇到什么样的女生,他就按照所学知识,该如何对付,便如何对付。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他还记得,他和他的初恋去影院看戏。那个时候为了能凑得到两张电影票的钱,李易峰自认他已经很努力了,饮料零食戒了快一个多月。

初恋知道他要请她看电影,很高兴。结果呢,等到他们出来约会的那天,李易峰还真的是去仔仔细细地把电影看了个遍。他想他存了这么久的钱,怎么能浪费,于是全程他拉着初恋的小手,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循规蹈矩地没有抱抱亲亲。

回家的那一小段路,李易峰才在某片阴影下偷偷地亲了那女孩一口,一触即离,却也足以令他紧张得指尖发颤。

没多久,李易峰就被迫结束了第一段恋情。初恋提分手时李易峰甚至没什么感觉,顶多有那么点儿失落。


李易峰身边的女孩子从来都不缺。遇到有那么点感觉的,就交往。没感觉就分开。李易峰的的确确是有真情实感在投入,可他就是不懂为何没有一段能够长久。

次数一多,李易峰也懂得总结经验。他对他的每个女友都无微不至的好,体贴到连例假日子都记得一清二楚。身体不适,他可以放下工作马上买机票飞往她所在的城市。

可致命之处是,李易峰对于这些举动都定义为这是他应该做的,而从来没问过自己是否想要这么做。他从来都是理智的,所有喜悦伤痛都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

你的喜欢从来都是科学的吗?从来都是有理有据的吗?

那喜欢该多么肤浅。既然能条理清晰地表达,那么必定能慢条斯理地收回。




人的一生总要有许多劫难要渡。这其中顺利也好,过程跌宕起伏也罢,甚至是被天打雷劈了都无所谓。毕竟那都可以被当作一种人生阅历。至于情劫,有些人希望来得越多越好。就算是烂桃花,也能成为向他人炫耀的资本。

李易峰好巧不巧,遇到的不是花,而是泥巴。

李易峰命里的主角终于出场。李易峰对于港男的第一印象是,他真黑。看了几眼,也没有那么黑。

是健康又讨喜的小麦色。

他们之间没有“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的庆幸,也没有在人潮人海中擦肩而过的惋惜,只有再正经不过的“哈喽”一句。

意料之内情理之中的相识。连相识的机缘都平淡得出奇。两个小演员偶然间的合作而已。

可是爱能有什么惊世骇俗的预兆?你永远无法预料流星哪一秒会落下,短暂而眩目的,轰隆一声坠落于你心间。

春雨夏日秋风冬雪匆匆而过,很快他们相识一年。李易峰生性孤僻,能遇到一个如此投机的朋友实属难得。

他万分珍惜。不忙的时候总要问一句:你在哪,要不要出来喝杯咖啡?

同志趣相投的朋友聊天是一件非常愉悦又上瘾的事。你迫不及待想要与他交换见解,而惊喜地发现他恰恰与你想法一致,在这千千万万人中,该有多么幸运?



陈伟霆不知这段关系是从何时开始变质的。有时他瞧着李易峰乖巧安静的侧脸,或是卷起裤腿露出的白皙脚踝,抿过一口的咖啡,纸杯上残留的水迹,都让他觉得,这人从头到脚都令他满意。

不如就照顾他一辈子吧?

陈伟霆想他一定是做陵越做得太久了,都魔怔了。

一开始他的想法是,等大家不再叫他大师兄,他可能就会挣脱这种状态。却没想到越陷越深。

两人的第一个吻很普通,还带着咖啡的微涩。

却回味无穷。青梅般酸涩,似石榴甘甜。





李易峰谈恋爱之后,反而更忧郁了。

就像你挖到一块宝藏,不仅不能给人看,自己还得克制着。每当李易峰想不顾一切把这块宝藏公诸于众,并骄傲宣布此为自己所有物时,他又会想到,陈伟霆怎么办呢?他正在事业上升期,包括他自己也是。一个成年人了,行事总不能过于莽撞。

李易峰想,不要把每次相聚之后的一分一秒当作离别的煎熬好了,就当是等待下次再见吧。

原来爱可以是默默忍耐,爱更是彼此成就。







陈伟霆爱看李易峰刚睡醒的样子。他会很凶,起床气很重,但却也毫无防备。头发乱糟糟,眼睛眯成一条缝,又因为有点儿近视,经常揪着陈伟霆的衣领去亲他下巴。陈伟霆哭笑不得。


“你身上涂了五零二没洗干净?”

李易峰厚脸皮,这脸皮只有陈伟霆在时才会出现。他不依不饶地步步紧逼,绕到陈伟霆身后,一趴,倒在他背上。

“是啊,分不开了!你多背背我就不黏了。”

两个大高个儿在小小的酒店房间里来来回回走。

“哎呀,我晕了,放我下来吧,睡觉了。”

“好。”

陈伟霆洗漱完,关灯,刚进被窝,黏人精又扑上来。

“我涂了新品种,叫五二零,粘性更强。明早就不黏了。“说完还咂巴咂巴嘴。

这回陈伟霆倒是把他圈得紧了些。

李易峰身上自带五零二这秘密,陈伟霆发誓他会守口如瓶。





其实李易峰一直都是个蛮规矩的男孩子。做事从来不越界。也不爱八卦,安分守己。

可是,只要是对象是陈伟霆,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看见他肩上有彩带屑就想去拍掉,衣角稍微皱了些就伸出手指牵牵拉拉扯扯,什么?他居然有十秒没看向自己了?那绝对不成!马上拍拍屁股戳戳肚子蹭蹭手。

如何才能让男朋友每时每刻都注意到自己呢?对此,有着多动症的李老师研究出一套十分完美的方案,百试百灵。

喜欢某人当然没有道理,更加没有科学依据了。它会溢满你的眼睛,种种柔情蜜意皆化作一汪春水从你的心里跑出来,藏也藏不住。你的手脚也不受控制,不断地想着,我要离他近些,更近些。

这就是该死的爱情!



假设:

陈伟霆没想到李易峰会给他打长途。

更要命的是他在那边支支吾吾半天,陈伟霆都要等急了。

最后得到一句“喂,我生日会你来不来?”

陈伟霆:&@$%#^*>……这是证明自己老公力的好机会!

助理不合时宜地补了一句:明天要拍戏。

李易峰听到了,“哦,那没事了。拜拜。”

陈伟霆边捶胸顿足,边疯狂摇晃助理,做口型,“讲甘大声做么七?”

本来他想着可以请假,也就一天时间。虽然他很敬业,可是老婆的三十岁生日明显更重要。现在李易峰知道他有工作,肯定是不准他去的了。

小霆第一次感到人生如此绝望。

数小时后,他既欢喜又惆怅,既忧愁又懊悔地把他的失落跟众粉丝们分享。

捧着手机蹲直播的金牛男这才消了气。



————————————

评论(18)

热度(410)